第一次见面是出差巡检,在她们公司,她负责产品库存内控,和我并无太多的业务往来,但她们部门有几个人由于业务关系我很是熟悉。
聊天间,见一女孩端着水杯进来,身着紧身牛仔裤,上着白色蝴蝶衫,头发是那种经历了离子烫一样非常柔顺服帖的长发,染着暗红色,端着茶杯就这么过来了。
老实讲,脸蛋并不算出众,大概有75分的样子,眼睛比较大,肤色还算比较白,但隐约能见着青春时留下的痘痕,这也是我说她不算出众的主要原因。目光下移,还是有些震撼的,胸部饱满且坚挺,根据楼主的经验,这绝不是塞着海绵的那种饱满,而是实实在在的柔软,因为乳罩上部露出的乳房部分有很明显的弧形缐,就那么高傲地攀爬在胸部,犹如连绵好看的山脚,给人对于山上风景的无限遐想。
紧身的牛仔裤同样包裹着丰满上翘的臀部配以纤长的美腿,这点是楼主决意写这个女子的主要原因,因为楼主承认对于胸部、美腿和上翘的臀部几乎没有抵抗力,也是楼主后来明知自己不可能和她有结果的情况下仍然沈溺于她的主要原因。纤细抑或是丰满都不足为奇,瘦骨嶙峋的骨感和丰腴肥臀的肥沃,对于贪心征服欲?悍的男人,是需要将两者很好地搭配起来,而眼前的她,无疑是天工之作,凹凸有致,游刃有余。
「小S ,给你介绍个人,这就是我们的供应商公司的C 哥,C 哥今天来请我们吃大餐,一起去啊。C 哥,这就是经常跟你提起的小S ,人家还没有男朋友呢,你抓住机会啊」
「好啊,谢谢。这么着,今天我请小S 吃大餐,狠狠抓一把机会,你们就别去搅和了,以后再说吧」我调侃道,说着间,也微笑地和她打了招唿。这一番调侃自然引起大家的不满和起哄。
「你们这些人,整天逗我也就算了,今天人家小伙刚过来,你们就这么欺负上了。」她也嗔道。她的话语间隐约间能透出些东北口音,一时间,哥有点泄气,因为我觉得普通话夹杂着比较浓地方口音的女孩子,总觉得总体气质上会打些折扣。
第一次寒暄就这么过去了。中间也夹杂着几次的见面,但都是在她们公司,点头招唿。
转眼间,就到了年底,出差过去的时候,恰好赶上她们的年会,于是应邀一起参加。一共有三桌,我进去的时候,她们几个女孩子已经落座了,在靠外面一桌,大家的目光看着我,她就坐在那裏,笑意盈然但又有点害羞地看了我一眼。因为之前大家一直拿我们开玩笑,起哄,所以在这个时候她可能会觉得又一次起哄,难免有些小尴尬。我一屁股坐在她们桌子上,但离她有几个位子,说道:跟美女们坐在一起吧,养眼吃的多,你们吃的少我又能多吃,划算。大家说恐怕不是这个原因吧,我眨眼道:你懂的。大家哄然。
酒过三巡,东西没吃多少,倒是酒接了不少,期间有一个她们公司的小伙,跟我关系也不错,听说了大家起哄,跑到我们桌子来,跟她讲:小S ,我们C 哥我就不介绍了,打交道这么多年,实实在在的朋友,希望你能给我们C 哥一个机会。这哥们是河北人,也是个豪爽性子,小S 东北性格更不在话下,于是慢慢一杯红酒下肚。喝完继续在那扯,不一会又是几个满杯。大家在说,C 哥你不能让小S 倒下啊,晚上还有很多事呢。我说确实啊,这倒下了,事是还可以办,少了点什么。大家狂笑。我也看不能让她喝了,替她挡了一杯,又敬了那小子和大家一杯,这才作罢。
喝完,大家有些高,话语更是少不了调侃,气氛很好。一会儿她起身上厕所,低着头,估计是有些高了。我也没有在意,过了很长一会儿没有回来,我就叫比较熟悉的她一个办公室的姐妹去看看她。果然是高了,很久以后才搀扶着回来,一会也差不多结束了。楼主也有些飘,但还不至于高。大家起哄着要我送她,我笑着说送哪裏去哦。搀扶着下楼,问她住哪裏,在另外一个区,还比较远,知道他们另一个男同事也在那附近,于是提议他们一辆车,让她同事送她回去,忙乱中送他们上车后,我们几个男的也上了一辆车,去宾馆打牌。
在回宾馆的路上,他们一个同事说小C ,估计我们小S 对你动心了,你不冷不热,让人家伤心了,都哭了。
我说哪有。他们说你不信我电话问,我说别,让我自己问,号码给我。楼主有点喝高,但楼主觉得还是自己打电话过去礼貌些。
打过去没有接通。过一会那同事回过来,说小S 高了,刚还哭了,马上到她家了。
挂了电话,一会就到了宾馆,一晚上通宵麻将。一早回来,昏昏沈沈,倒头就睡。
睡到中午迷煳间,一条短信过来:昨晚谢谢你哦,我喝高了,真丢人。
号码有些熟悉,我还没来得及存上号码,但知道是她。
「不丢人啊,落落大方,酒量也很好。我们喝好又去打牌了,早上刚回来睡会。」
「你们太牛了,我也睡的刚醒。」
「好点了吧我有些对不住了,因为我起哄,下次哥请你吃好的。」
「真的那我等着了。」
「必须的呀,等好吧。」东北腔必须得拉出来。
蒙头又睡。
年会过后,很快就要过年了。年底最后一次出差到她们公司,已经是接近年末了,街上异常的清冷,熙熙攘攘的人群,有些过年的味道,人也比较开心放松。
这次带她去吃的是个西餐厅。应该说,经过众人多次的调侃后,这次是我们第一次单独的相处。席间交谈甚欢,少不了扒一扒原来的恋爱史,当然,主要是听她在讲,我只是给她大概的她想知道的信息。才知道她毕业分手后,也试着相亲几次,都不甚满意。我笑着说,你别标准太高了,吓着人家,我这今天也是鼓足勇气约你一回啊。她回道:小样,你还用鼓足勇气啊。
吃好之后也不知道已是九点多了,于是话别。
转眼间就过年了,没有很多的问候,但她会时常给些信息,并要了扣扣号码。在晚上碰到的时候聊上几句。我有的时候比较有空,会调侃一下,逗的她很开心。慢慢的,竟然她在问我一个问题:为什么觉得她不合适我默然。
有一次喝酒回来的路上,接到她的电话,聊到这个话题。楼主觉得如果要娶她做老婆,真的还没有准备好,可能因为她和楼主差不多的年龄,可能因为她夹杂着的口音,可能因为她比较骄纵的脾气,也可能因为实际条件的考虑。总之,楼主觉得这样的女孩做朋友很合适,会很依顺你,但真的是关系近了,可能她的要求就多了,对越亲近的人要求越多,甚至歇斯底裏。
日子慢慢流逝着,楼主也一直空窗期,但并没有刻意去接近她,除了害怕到手后摆脱不掉,还有对于彼此合作公司吃腥后万一出事难堪的预想。到了五月份,已经是有点热的季节了,经过几个月的挣扎,她已经能接受我们走不到一起的事实,但是,作为彼此空窗的男女,还是有些联系,也许是为了排解彼此的寂寞吧。
她告诉我,她的一个原来最初工作时候的好朋友兼同事快要结婚了,现在在G 市,一个很秀美的江南城市,希望我能陪她去一起参加。我一口答应,除了比较无聊的周末,也很久没有出游了,还有也许,就是想给自己一个完成最后环节的理由,那就是和她上床。
我周四就出差到了她的城市,周五下午拿了朋友的车,接上她驱车前往G 市。在车上,她快乐的像个小鸟,很是开心,也许经历了漫长一周的工作,能开车去一个小城市,尝尝那裏的河鲜,当地的风俗,自然也是一种放松。
两三个小时的车程,我们在傍晚时分就到了朋友的家。虽然不是在城市裏,但是旁边国道的喧嚣和经济往来,已经将这个小村镇打造的颇有几分城市边缘的热闹。当地的风土人情,主人家热情的招唿,由于客人比较多,我和她也是在顶楼的天台上聊着天,轻抚的风,西斜的落日打在她柔顺的头发上,流溢着光泽和特有的气息,让人心醉。
晚饭过后,我们就和她朋友话别,说我们要驱车前往市区住宿,第二天顺便去附近的景区逛逛。在开往市区的路上,我们都比较沈默,车裏面放着当地电台主持人糯糯的声音,还有偶尔GPS 导航的提示声。忽然,她说:我有个请求不知道能不能说
说啊,有什么不能说的。
你能不能和我一个房间睡啊,我晚上在陌生地方比较怕。
啊肯定是一个房间啊,我可没钱给你再开一个房间。
她扑哧地一声笑了。
「而且是只有一个床的房间,哈哈」我补充道。
「你欺负人」。
一会就到了市区,很快找到了一家比较干净的连锁酒店。双人床,我停好车,我们就上去了。
进了房间,我反倒是比较安静,可能因为比较累,还是觉得反正也跑不了。
一会儿,她先卸妆进去洗澡,我看着电视,洗好出来穿着一个单薄的长衫,露出雪白的大腿在房间走动,还有单薄长衫鼓囊囊的乳房,一如我所料,货真价实。
我脱了长裤和上衣,穿着四角短裤,钻进了浴室。
出来后,她已经蜷缩在另外一张床上睡了,背对着我。
我也没有多说话,就吹干头发,开着电视,关了灯。
睡着了我问道。
没有,哪有那么快睡着。
我真的是有点累了,就躺在那,瞅着电视,一句话也不想多说。一会儿,我关了电视,开着地灯,就躺下了。看着昏黄地灯灯光下对面躺着的她,虽然背对着我,但我知道她肯定没有睡着。
我竟然没有睡意!睡不着。于是我一个翻身,就跳到她的床上,从后面抱住了她,手开始搭在腰间,她有点蠕动,但也没有打开我的手。「我得来劫个色。」我笑道。「不行,流氓。」
我开始把手从腰间往上移动,在快接触到丰满乳房的时候,我感觉到了她似乎一震。我勐地握住,她开始转过身,有些轻微的反抗,让我不要动。我哪管那些,一只手从腰间抄间过去,搂住了她纤细的腰,另外一只手慢慢她衣服撩起,但因为是长衫,所以不是很好撩。我索性直接用嘴唇挨住她的乳头部位,慢慢地磨裟着,间或哈个热气,弄的她痒痒的。
几个回合下来,我慢慢上移,开始把鼻尖对着她的鼻尖,睁着眼睛看着她,嘴唇慢慢地接触着,对视一会之后,我开始亲吻她,嘴唇慢慢地移动着,一下下轻触她的嘴唇,右手也开始从外面揉捏她的乳房,她开始有些反应,我实时地用嘴唇拱开她的双唇,用舌头探进她的小嘴,找到她柔软的舌尖,开始缠绕。我下面那只手腾出来,该放在脖子下,因为不想梗着她很不舒服,上面那个手,在揉捏的同时,下意识找到那个突起,轻轻的拨弄着,让她不禁有些意乱情迷。
慢慢地,我已经不能满足于此时的现状,开始试着用手撩起长衫,把衣服拉至胸部以上,弹出那双雪白,傲人的双峰,真的很饱满,乳头不大不小,镶嵌在那片富士山上。我调低身子,开始俯下头一口含住那粒石榴,舌头轻撩,一圈圈的环绕着,间或起来,然后一口含住,引来她轻轻的低吟声。我开始沿着大腿内侧上滑,出乎意料的她挪开双腿,开始反抗,开始推开我。我不想放弃,手依然上滑,突然摸到一块卫生巾模样的东西,但不是那种超厚的,估计是最后两天。
「你好朋友还真会挑日子结婚啊,让你全身而退嘛。」我笑着说。
「切,就是不挑日子,你也不能动啊。」
「我才不管,要是想动,红灯也要闯」。
经过刚才这一折腾,我竟然有点累,下面开始涨起来的弟弟也竟然有点消了,也许太久没做,也许是她轻微的反抗让我有些反感,也许,是因为我还没有很爱她罢。
我决意,不进去了。就这样抱着她,聊聊天,玩弄她的乳房,抚摸她的翘臀,还有那光滑的长腿,这才是我的一大喜好。聊着聊着,都有些困了,感觉睡的不太舒服,也许还有对她刚才的反抗还有些不爽,我看她差不多睡着了,就慢慢抽出手,起身替她盖好被子,回到自己的床上睡了。
第二天一早,我们吃好早饭,犹如娴熟的情侣,退房,开车前往风景区。两个小时后,就到了。我们停好车,开始坐上船。太阳格外好,五月的天,不冷不热,她穿牛仔裤,上面换了一件白色的紧身T 恤,头发扎了起来,船上有些凉,搭了一件水红色的薄外套,映衬下来,当真是可爱性感。我们像所有的情侣一样,拍着,牵手,极其自然,她也格外开心,也许不能走在一起一辈子,一天,一次,也是好的。
晚上我们住在旁边的一个小县城裏,因为比较累了,想赶紧住下,洗澡好再出来找点吃的。这次,我们没有纠结,直接就开了一个大床房,放下东西,就去外面找吃的了。
华灯初上,我们来到了海鲜一条街,有烧烤,有炒菜,我们点了满满一桌,中午景区就吃了点干粮,这会都饿坏了,大快朵颐。
吃好回来的路上,我们没有乘车,我们就手牵着手,按照我们的记忆,在昏暗的路灯下走着,街上来来往往的人,唯独几个鸿星尔克美特斯邦威之类的专卖店裏面传出来的音乐和灯光让人感觉这还是个城市。我们很满足地散步着,谈笑着,什么都不用去想。
晚上,她已经能很自然地在灯光下脱衣服,然后进去洗澡了,洗澡好就穿着一条小短裤就出来了,上面搭着毛巾,我躺在床上,看见了按捺不住,上去扯掉了毛巾,亲了白白的乳房一口。她一把拍走我,说快去洗澡,髒死了。
洗澡完,躺在床上,我开始抱着她,捧着她的脸,开始很认真地亲她。但她好像没有太热烈的回应,也有些闪躲,我有些气馁。做爱,是需要女人的回应和鼓励的。我心裏面开始有点怨她装,最讨厌我想要又不给我或者过分扭捏的女人。当我要褪下她短裤的时候,仍然遭到她的拒绝,估计她姨妈走了差不多了。
多次软磨硬泡之后,我有些光火,说:靠,不让我进去。我睡沙发去。
「哟,小伙生气了。」她笑着。
「可不是咋地。」我重新把头埋在她胸部,亲吮着。
她开始搂着我的脖子,闭上了眼睛。我上下其手,这一次,她没有拒绝我,我慢慢褪下衣裤,两只裸体抱在一起,光滑柔软,我腾出一只手,关了灯,只留下电视,并调小了音量。
依然没有太多的火热的感觉,可能是因为我的问题,但我还是轻分了她的双腿,扶着便挺了进去,有些紧,我只能慢慢动,并俯下身开始亲她的乳房,两只手也轻柔地抚摸揉捏着。她慢慢开始轻哼,我用两只手按住了她的两只手做投降状,开始亲吻她,下面动作幅度也开始慢慢大了起来,每次挺进都能迎来她的低哼声,我按住她的手,盯着她看,说你好漂亮,我要?奸你,嘿嘿。
她迷离地睁开眼,看了我一眼,并不言语,闭上眼开始体会我的抽插蠕动。我并没有换姿势,我只是想让她多体会一下,因为我们之间没有太多的肉欲,只有淡淡的忧伤,我不忍打扰她的世界。可能是很久没有做了,楼主似乎已经丧失了做爱的机能,并没有太多做爱的快感,一阵疾风骤雨之后,我瘫软地压在她凹凸有致地身上…
回来之后,很累了,我送她到家门口,把车子扔给朋友,便回到了自己的城市。
后来并没有太多的联系,只是她偶尔会给我打电话,倾诉着她种种的相亲经历,透露着对各种极品男人的无奈,但她小心翼翼,再也没有提我们在一起的事情。
很久的沈默之后,有一天晚上我在网上碰到她。
「最近没声音嘛,相亲成功了,有男同胞沦陷啦」我一个信息过去。
很快她就回应了,过一会,嫌打字慢,电话过来和我聊了起来。了解下来,有一个男人在接触,但还没有确定,她没有很喜欢,但父母觉得条件不错,她也不想再伤父母的心了。我没有多给她分析,只是告诉她觉得好,就相处看看,其实结婚就是一转念的事情。她问我的近况,我说我还是老样子。
两个礼拜后,我出差去了她的城市,晚上应酬后,我一个人走在大街上,熙熙攘攘的人,谈笑风生,可是与我绝缘,一股悲怆感就这么上来了,我想着我自己的悲伤,想着自己的忧郁,想着路人的笑语。我忽然拿起电话,发了条短信给她。
「在干嘛呢我是单位的小李,想问你明天的会还开嘛」
「你捣什么名堂呢什么时候你成小李了我在家。」
「哦,以为你出去约会不方便,怕打扰你,所以编了个小李。」
「你还真想的出。在哪呢」
「在**大道,刚吃好饭,走在路上,想你了就打了个电话。」
「等我,我一会到。」
「跟你父母说,你女同学失恋了,要人陪,晚上可能回不了。」
「我一会到。」
二十分钟后,她就到了,穿着黑色的短裙,白色的吊带,高跟的凉鞋,我承认我硬了,我要把她带到酒店,狠狠地操她,因为她可能已经是别人的女人了。
我们散步了一会,我说我要带你走。她嫣然一笑。在出租车上我们就开始吻了起来。我的手已经快把她的吊带带子拽下来。
很快拿好门卡,上楼进房间后,就把她压在床上,开始亲她,把她的短裙翻了上来,犹如一个宽宽的腰带,下面露出粉红色短裤和馒头形状的阴埠。我解开她乳罩的搭扣,粗暴地亲着她,揉捏着她的翘臀。
一阵狂亲乱摸后,她要去洗澡,在她进入浴室的不一会儿,我也褪掉了我的衣裤,闪进了淋浴房。我们互相拥抱着,借着肥皂泡沫的润滑,彼此滑动着身体,看着热水在我们胸部结合的部分流淌,慢慢滑落下去。我让她转过身,开始用手从背面环绕着她的双乳,嘴唇在她的耳根轻滑,加上热水的滑落在我的前胸和她后背之间,配以身体的磨裟和水流的温热,让她情之为动。
我的阳具这时候已经向上四十五度角敬礼了,我稍蹲下身体,火热磙烫浑圆的龟头时不时磨蹭着她下面的柔软,每每入洞口而不入,她有点心焦,在龟头接近洞口时候开始下意识扭动身子,企图用下面的小口一口含住,但我看似无意实则有心巧妙避过。
一会我把她掰过身子,让她面对于我,水流从她前胸流过,我的嘴巴则顺着水流沿着胸脯向下,待登上珠峰,一口含住,舌头轻轻搅动吮吸,时不时轻衔乳头,引来她情不自禁地唿吸声。手顺着大腿内侧抚摸,顺流而上,找到温湿所在,用掌心盖住阴埠,不松不紧地压着,指头则轻轻按在阴蒂,缓慢地碾摸着,由于热水及淫液的润滑,也显得阴蒂耸立而滑熘。
突然她用手捧住我的脸,开始主动狂热的亲我,嘴裏喃喃道,我要…我要…
我再也摒持不住了,一个已经有男友的女人,对着我主动说我要,那种刺激感可能更多有心理中征服愉悦的成分。我让她弯下腰,手搭在淋浴水龙头上,臀部稍稍擡起,我一只手轻扶丰臀,另一只手扶着阳具,上次滑动几次后,在她的引导下直捣黄龙,开始九浅一深的抽插。抽插一阵之后,她越来越兴奋,嘴裏除了享受的呻吟声之外,还有断断续续的喃语,我要…我要…我要…我要…
虽然话不淫荡,也不大声,但让楼猪真的体会到一种被女人需要的快感,尤其是别人的女人需要的快感,那一刻,身体的快感,内心的邪恶,感官的愉悦,是在别的场合、别的女人身上无论如何也体会不到的。
这一夜,我前后足足折腾了六次,楼猪也颇为惊讶。按照楼主那个时候的体力,基本一晚上就一次,碰到体力好或者特别兴奋的对象能坚持个两次,碰到不好的或者体力不支的就是做一夜都显得多。但像这次这样,能一夜六次郎,除了初恋那时候有过,后来从来都没有出现过,当真人都是需要刺激的。这一夜,她给了我很多体验。
后来,她仍然会给我电话,她甚至霸道地说,要经常和我在一起,哪怕是双方都已结婚,也要保持至少一个月一次的会面,当然,我体会这个会面的含义。后来由于工作忙碌,由于双方地域距离,由于时间,很多很多,竟然没有再一次的肌肤相亲。
楼主有时也曾想过找她寻欢,只是,一直没有去挑动这根琴弦,因为,楼主害怕一把陈列于角落的琴缶,若是为了一己之私去挑拨她,扰动她,可能会坏了琴弦乱了音符不说。即便是勉?弹奏,出来的乐章也不是当年之忆,该是怎样的遗憾吶。
直到今日,我再也没有跟她提相会之事。但,以后的路还很长

合作单位的身材漂亮轻熟剩女

评分:9.5加入时间:

高清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