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迷情
  「小姐,秦姑娘。」
  见雨瑶和秦雨涵到来,厅中七名身着青衫的男子均是恭敬地抱拳行礼。
  秦雨涵微微一笑,抬手道,「七位管事不必多礼……近日劳烦大管事和各位

了,再过不久,本家人便会抵达,到时还需几位劳心。」
  「请小姐放心,老朽几人必不负所托!」为首的青衫老者神情严肃,其余六

人也皆是如此。
  这穿着样式极为相似的七人是苏家安置在绿韵山庄的七名管事,除了直接与

秦雨涵对话的老者,其余六人也多是老成持重者,最年轻的也过了而立之年。他

们都是附属于苏家大姓下的侍从,从小接受苏家的思想灌输与精英教育,武艺、

才识与忠诚度均是上佳之选。譬如大管事苏木,原名一字木,多年来对苏家忠心

耿耿,虽默默无闻却是苏家颇为倚重之人,故而多年前总领绿韵山庄事务,成为

苏家扎在南方的一根坚柱。
  在江湖上,说起苏木,即便一些一流门派的宗主掌门也须以礼相待,但面对

秦雨涵两女,苏木却始终恭敬慎从,毫无二话,可见苏家森严的身份制度以及对

实力的瞩目……不说别的,就雨瑶不经意间展示在大管事面前的轻功,就让这位

阅历丰富、波澜不惊的老者心中大骇,不由得敬服。
  「上茶。」
  所有人落座后,六管事苏林吩咐下人上茶后,便挥退了大部分下人,仅仅留

下一名奉茶者,以备不需,而后苏木紧接着开口。
  「小姐,秦姑娘,山庄派去监视聚英庄的眼线今日又有了线报,和之前的推

断一样,这一次的聚英大会并不简单。」
  看似浑浊的眼睛中闪过一丝精芒,大管事苏木抚着颔下青须,「距离大会还

有时日,但聚英庄进来的人员出入情况却十分频繁,虽然可以解释为大会前的准

备,但与上一次相比,这种繁忙有一些细微的不同,其中一点便是,此次大会是

由司、庄两家携手牵头的。」
  聚英庄司家在武林中的地位很特殊,它不是什么豪门世家,也没有足以纵横

武林的绝技,即便富有亦谈不上富可敌国,司家所倚仗的,是司家老爷子司允南

的识才之能。
  司允南武功天赋稀松平常,但自小却极好各种武林绝学,甚至到了痴迷的程

度,故而年级轻轻就踏入江湖,便访诸州英豪,甚至罔论正邪,只为一见武学之

奥妙。几十年的坚持,司允南足迹遍布神州,不仅阅历积淀极为深厚,还练就了

一双极为毒辣的眼睛,且为人机智温和,哪怕曾为一睹独门绝技而深入邪派领地,

最后也可全身而退,及至今日,司允南之名已然为各道人士所熟知,他所代表的

司家也渐渐步入人们眼中。
  而他早在中年时,便将祖传老宅更名为聚英庄,大开山门,广结善缘,并邀

请组织了多次小范围的、青年俊才以武交友的聚会。慢慢开来,聚英庄的以武会

友越办越大,三十多年后,聚英大会赫然成为武林中极具影响力的集会,当然,

单靠司家是万万不可能做到如此地步,多亏司允南多年来游南闯北,遍交好友,

得到了很多门派的背后支持,其中不乏相当数量的邪门宗派,甚至有传言,孑然

独立的覆雨宫也有参与其中。故此,聚英大会也是少有的正邪两派人士同处论剑

的时候,哪怕只是年轻一辈们登场,也代表了两道暗中的较量。
  「大哥所言甚是,」紧挨苏木而坐的二管事苏禄点点头,接着说道,「尽管

近年来聚英大会的规模程度超过了司家的承受能力,但是有了各门各派的暗中支

持,司家作为牵头仍无大碍,如今庄家却突兀的参与,着实令人疑惑。」
  雨瑶在一旁暗暗点头,司家的在座之人都不陌生,如今一向围绕江淮之地活

动的庄家却来得蹊跷,哪怕司家先前已声明有着『江淮苍松』之名、财力雄厚的

庄家参与是为了保证大会的质量,而暗中支持大会的门派也都默认,像苏家这样

的大世家,还有那些顶级门派都会慎而又慎地摸索个中缘由。
  然而,至今并未发现此届聚英大会的奥妙何在……
  「有没有可能……」
  雨瑶刚说了开头,不料一声怒喝打断了她的话。
  「不对,茶有问题!!」六管事苏林尽管身材最为矮小,但一喝之下,却有

一股不怒自威之势。
  苏林话一出口,余者皆是脸色大变。
  能被苏家委以绿韵山庄管事之职,山庄的七位管事自然各有长处,而六管事

苏林,在医学方面卓有天赋,平日所负责之事也与他的能力有关,所以他一发作,

其他人自是不疑有他。
  「老六……唔!!」脾气最为易怒的五管事才站起身,立即身体一颤,仿佛

失去力气般颓然地坐了回去,不小心还将手边的茶盏掀翻,使得茶水洒在下身,

但他已无暇多股,右手连点身上几处大穴开始运功驱毒,脸色苍白的可拍。
  再观雨瑶、雨涵和其余管事,所做动作与五管事无异,功力深厚的大管事苏

木脸色青白不断,头上冒起丝丝白雾,显然在用上了独门内功,可惜情况仍不容

乐观。
  倒是雨瑶两女,面色看上去似是与平常无异,如不是那略显绵软的模样,还

真难以分辨。
  「管事大人,需要小的更换茶盏么?」
  「陆……安……」
  苏林阴沉地从嘴里吐出一个名字,这个陆安,正是之前那个留下屋内端茶奉

水之人,也是唯一一个没有中毒的人,此时一身小厮打扮的陆安像是在关心五管

事所打翻的茶盏,但任谁都看得出,这个陆安有问题。
  「六管事最好别动气,小心急火攻心,若是被毒素趁虚而入,白白浪费你一

身修为岂不可惜?」笃定在场之人已无余力防抗,陆安的语气也渐渐没有了身为

小厮的恭从,脸上也渐渐露出得色。
  「五管事,最好不要用这种眼神看我,要怪只能怪你太没戒心了。」
  以往陆安很是畏惧眼前这个脾性焦躁的五管事,可今时不同往日,他陆安好

好地站在这里,对方却身中奇毒行动不便,五管事的脸色越是难看,陆安心中便

越痛快。
  「陆安,苏家待你不薄,你为何做出此等下作之事。」苏禄淡淡地开口,与

五管事正相反,他的性格是七人里最沉稳的,即便身处险境,仍然沉静如初。
  「小的在绿韵山庄多年,自然晓得二管事足智多谋,不过你为大管事拖延时

间也没用,」陆安摇摇头,看向苏木,「这不是一般的毒,哪怕大管事功力深厚

也休想压制。」说完这句,陆安不想再与几位管事纠缠,目光径直移到雨瑶身上,

脸上呈现出浓浓的贪婪之色,正是之前一直窥视雨瑶的淫邪目光!
  自打第一次看到雨瑶,陆安整个人就陷入了疯狂之中,心中仿佛有一头野兽

在咆哮,令陆安无时无刻不肖想雨瑶,幻想着她在自己身下婉转呻吟的模样。
  陆安是一个有野心的人,可惜他缺乏与之相匹配的能力与心性,年少时他也

曾自视甚高,但来到苏家,在一群能力不输于他的同龄人中,陆安显得很是黯淡

无光。慢慢的,他似是磨平了棱角,安安心心地为绿韵山庄服务,并且因为善言

能干,在山庄中有了一定地位,唯有一点,他并未清楚地看清自己,心中仍隐隐

有不满。
  雨瑶的到来成为了触动陆安神经的转折点,陆安疯狂地迷上了雨瑶,但现实

却是他永远不可能达成所愿,甚至连接近少女都是奢求,在这种极端的心理折磨

中,陆安迎来了一个神秘的黑袍人。
  「嘿嘿,你小子不错,想一亲美人方泽吗?照我说的做,我就送一场艳福!」
  陆安此时的确已经扭曲,但还未完全失去理智,这个来历不明的黑袍人想对

绿韵山庄下手,陆安第一反应就是对方疯了。待在绿韵山庄多年,陆安也知晓山

庄明面上的实力,单单是明面上,在他看来已是极为骇人,压根生不出异心…

…不过黑袍人也很古怪,他不要求陆安暗中搞小动作,只是指示陆安在他事成后,

出来表明立场就好。
  黑袍人狂妄的样子,仿佛山庄的七位管事如同泥人可任其揉捏,陆安心中惊

疑不定,但考虑到此事对他来说风险不大,而且事成后他可以将一个仙子般的美

人收为禁脔,任意玩弄,便一咬牙应了下来。
  直到事情真正发生在眼前,陆安还有一种做梦的感觉,黑袍人真的成功了?

避开了绿韵严格的警卫措施,在精通医理的苏林管事眼皮下下了毒?但很快,震

惊全然化作对雨瑶的淫欲的暴动,特别是听到门厅口传来黑袍人得意地笑声,他

再顾不得其他,快步向坐在主坐的雨瑶走去。
  「傑傑傑,老子没说错吧,不过这两个小妞真是美得冒泡啊,你个小王八蛋

眼睛倒不瞎……你你你,你们怎么还能动?!」
  刚刚趾高气扬的黑袍人声音大变,可陆安却听不到他后面说了什么,一块瓷

片插在陆安的咽喉上,让陆安的大脑一片空白,徒劳地朝雨瑶坐着的方向抓了两

把,陆安的身子便如一滩烂泥般瘫倒在地。
  「无耻反贼,死不足惜!」
  用指力弹出茶盏瓷片的,正是脾气不好的五管事,此时他脸色因怒意涨红了

脸,哪有一丝中毒的迹象。
  「你,哎……」五管事身边的苏林叹了一口气,虽然陆安死有余辜,但完全

可以擒下他,盘问之后再做处理,谁料五管事直接取了陆安小命。
  「死了就死了,」五管事双目一瞪,大声道,「反正已经引起来他背后的人,

捉起来就是!」
  「哎呦,老子不玩了……!」
  黑袍人见势不妙,一声怪叫后扬出一把白色的粉末,身形急退,向山庄外跑

去。
  「贼子哪走!」
  五管事怒吼着追了上去,一同行动的还有包括苏林、苏禄在内的三名管事,

雨瑶两女也施展开『洛水谣』,身形飘渺,后发先至。
  而留下的三名管事,则以苏木为首,坐镇山庄,以防万一,毕竟敢对绿韵山

庄出手,绝非易于之辈。
  正如管事们所想,单单一个黑袍人胆子再大,又怎敢独闯绿韵山庄?逃跑过

程中,黑袍人不断发出尖啸,接着便冒出一个个夜行衣打扮的人来作接应,他们

武功并不出奇之处,但全都一副不要命的姿态,硬是暂时拖住了绿韵山庄安装的

伏兵,让黑袍人硬生生逃了出去。
  当然,这与黑袍人那一流的逃命功夫不无关系,不晓得他学得什么轻功,动

起来犹如一条滑手的泥鳅,速度快不说步伐也很奇特,全力施为下,几名管事硬

是追不上,唯有秦雨涵和雨瑶,施展出洛水谣能紧跟对方不放。
  这不由得她们不惊讶,洛水谣可是最上乘的轻功绝学,即便如此,竟一直不

能拉近于黑袍人的距离,对方轻功之妙可见一斑。
  围堵他!
  雨瑶和雨涵对视一眼,想到了一起,随即雨瑶变换了方向,借助对地形的熟

悉,准备绕道堵截,而秦雨涵则继续保持对黑袍人的压力,紧随其后的管事们也

分成两拨,苏林和五管事跟上雨瑶,二管事两人则保护秦雨涵。
  缉拿贼子固然重要,但两位小姐的安全更不容忽视,所以他们丝毫不敢有大

意。
  「你们干嘛一直追啊?!追这么长时间不累,累了停下来歇会,老子跑这么

久也累了啊!」
  「你,还有你!两个老杂毛,一直跟着老子不烦啊!……后面这位小娘子追

就追了,你们怎么也一个劲的追。啊,我明白了!你们看老子英俊潇洒、风流倜

傥,定想胁迫老子入赘!老子堂堂七尺男儿,才不会答应!」
  「我怕了,我拍了你们还不行?这事跟我真的没关系,我只是无意中碰到了

那个灾星啊!」
  这黑袍人不是一个安静的主儿,眼见秦雨涵三人紧追不放,便开始哇哇乱叫,

口不择言,不仅两位管事越听越是脸色不善,秦雨涵也觉得此人简直聒噪之极,

但黑袍人最后几近无奈大吼出的几句话,让秦雨涵感到了一丝异状。
  而二管事苏禄,随着黑袍人不断乱嚷嚷,神色越来越凝重,直到他脑中划过

一道精光,运气内力大声道,「木子弃,你往哪儿跑!」
  黑袍人身形不由自主的一顿,但这微微的变化落在秦雨涵眼中,却令她神色

大变。
  「糟了!」
            *******************
  雨瑶神色凝重地盯着距她不远处的黑色身影,由于天色转暗,并且对方披着

一袭黑袍,很难看清他的真实面目。不过雨瑶此时已无多余精力去探查黑袍人的

究竟,尽管看上去露出戒备的摸样,但仔细观察,会发现雨瑶的身体不时发出轻

颤,短促的呼吸以及玉脸上的一丝红晕,无不说明雨瑶似乎着了对方的道。
  「如何,还想反抗么?须知即便小爷不动手,再过一会儿你也会失去反抗之

力,不如现在就乖乖投降,一会儿小爷也会对你温柔点。」
  这个黑袍人自称小爷,但声音喑哑嘶鸣,给人不舒服的同时也透着丝丝沉着,

与秦雨涵她们所追逐的正好相反。
  雨瑶深吸一口气,压下了来自玉体的燥热,说道,「好一个鸿鹄,计划一环

扣一环,几位管事也被你蒙骗过去……但,休想让我放弃!」
  没错,站在雨瑶面前的黑袍人,就是苏家也曾想缉捕之人,鸿鹄贼。
  之前,雨瑶和雨涵不约而同想到围堵对方后,雨瑶便和苏林、以及五管事抄

了小道。苏家经营绿韵山庄多年,对周围的地形情况自是了如指掌,在六管事苏

林的带领下,雨瑶三人快速穿梭在树林之中,可慢慢的,情况却有了些变化,这

座不算宽广的树林不知何时飘起了雾气,更诡异的是,苏林提议大家不要妄动,

先原路返回后,五管事竟在开路的时候失踪。
  接着,鸿鹄贼现身了,或者说,他自爆了身份……当苏林将身上的青衫解开,

反披到身上,看到这件一侧青色一侧黑色的袍子,雨瑶还会不清楚?这根本不是

绿韵山庄的六管事苏林,而是鸿鹄贼偷天换日后,冒名顶替的,或许从一开始对

方就混了进来。
  「绿韵山庄很不错,到底是有点底蕴的世家,苏家已经做得不错了,小爷也

是费了一番功夫。」鸿鹄贼夸了绿韵山庄两句,只是这平淡的口吻,似乎对自己

混入一世家核心场所无太大骄傲。
  易容,变声……
  雨瑶没有说话,只是在心中重新审视了这个鸿鹄贼。
  起初,从苏家那里初闻鸿鹄贼时,雨瑶对其印象不过一淫贼尔,甚至还因为

鸿鹄贼的缘故,被苏紫萱她们要挟着上演了一场小闹剧,只是这个神龙见首不见

尾的鸿鹄贼到底没再肃州出现,渐渐的,雨瑶也就忽略了此事。
  等她和师姐秦雨涵来到绿韵山庄,大管事苏木就密报她们,山庄布下的眼线,

发现有人企图对绿韵山庄不轨,就连陆安被黑袍人接触之事,山庄也已知晓,故

而她们与七位管事定下计策,试图一举覆灭阴谋暗算苏家的主使者。
  可如今再看,这一切似乎都没逃脱鸿鹄贼的算计。如果鸿鹄贼一早便扮作六

管事苏林混入山庄,那么包括眼线探查的消息以及陆安的事情,都是他有意泄露

的,为此鸿鹄贼不知用何种方式,迫使『妙手仙』木子弃来假扮他自己……如今

一想,绿韵山庄当时的安排可不是小阵势,木子弃即便轻功再高明,即便有许多

炮灰帮他,也不该这么顺利逃出去,考虑到鸿鹄贼的本事,怕是山庄也在神不知

鬼不觉中被他下了什么绊子。
  但雨瑶却很难想象,鸿鹄贼花这么多功夫,着实耍了一把武林赫赫有名的苏

家绿韵山庄,所为的,竟然是自己?
  其实那茶水中确实下了毒,陆安看到的毒发状态也非虚作,不过精通医理的

六管事苏林早早就拿出了解药,分给众人以防不测……然而,这个苏林非绿韵山

庄真正的六管事,而是鸿鹄贼假扮,其拿出的解药不假,但这味解药配合另一种

东西,便会瞬间转化为一种迷情的春药!
  催化这种药效的东西,正是此刻遍布雨瑶脚下那片不起眼的,被鸿鹄贼成为

迷情花的紫色小花。
  「嗯……」
  想到这里,雨瑶的樱唇禁不住泄露出一丝呻吟,尽管她硬生生止住一半,但

那种意犹未尽的魅惑之音足以令旁人色心大动。
  「好啦,别再忍了,」鸿鹄贼的声音中透出一股得色,迈开脚步,朝雨瑶走

了过来,「这可是小爷的得意之作,而且还是新研发的一种春药,作为第一个享

受的人,雨瑶小姐就别挣扎了。」
  鸿鹄贼一步步迫近,但雨瑶却无丝毫办法,这个春药的确很古怪,除了引动

女子身体内的情火,雨瑶发现它还具备了之前的效果,就是阻碍人功力运转,使

其无力化的效果……说到底,和鸿鹄贼相比,雨瑶的江湖经验不值一看,若是身

上留有某些奇门暗器,说不定还可放手一搏,只可惜雨瑶和她师傅『浩然剑』一

个性格,向来不好依靠旁门之道。
  「放心,这种春药不会完全夺去你的理智,待会小爷让你欲仙欲死的时候,

你可是能清晰地感觉到,」似乎似想进一步摧残雨瑶的心理,鸿鹄贼故意说出了

这种春药的效果,然后又小声嘀咕道,「对了,还没来得及给这个药起名字,取

什么好呢……」
  说话间,鸿鹄贼来到了雨瑶身边,很是小心地将已经没有多少支撑力气的雨

瑶平放在地,然后伏下身体,蒙着黑纱的连凑到雨瑶曲线与美的鹅颈旁,深深地

吸了一口气。
  「好香……嗯,决定了,就叫『鸾火』吧。」
  就在此刻,鸿鹄贼瞳孔一缩!在他眼中已经无法反抗的雨瑶右手闪电般探向

自己腹部,直指几处生死大穴!
  危机忽至,鸿鹄贼却也反应迅速,一掌击向雨瑶脖颈,以图围魏救赵,同时

也使出擒拿功夫阻止雨瑶的攻势。不料雨瑶的攻势一变,食中二指屈伸,在鸿鹄

贼手背上一划,接着竟不顾袭向自己的一掌,径直抓向鸿鹄贼遮掩面部的黑纱。
  在雨瑶轻然划过自己手面时,鸿鹄贼身体一震,从被雨瑶接触的地方起,一

股灼热股瞬时迸发,刹那间便蔓延至四肢百骸,热感顿生……鸿鹄贼哪里不晓得,

这是中了刚才自己所命名的春药——『鸾火』的征兆。
  任鸿鹄贼想破脑袋,也不是理解其中究竟发生了什么,为什么自己会被秦雨

瑶下了『鸾火』,除非,鸿鹄贼了解雨瑶身负元力这一红衣至尊的传承力量……
  百毒不侵,哪怕元力尚未大成,对世间药物均有克制之意,甚至治疗伤口的

药草效果,在雨瑶身上也大大打折,元力本身的治疗能力就高出外物。借助元力,

将之前所服下的解药效力逼至指尖,并趁机施加在鸿鹄贼身上,以彼之道还施彼

身!哪怕鸿鹄贼对自己的『鸾火』信心满满,认为综合春药和软筋散作用于一身

的『鸾火』绝难被破,也无法料到雨瑶本质上已超出武林之刃太多太多……
  「你……!」
  雨瑶这一抓是早有预谋,而鸿鹄贼还未能完全从惊讶中回过神,加之身体又

为药物所侵,即便下意识地做出回避动作,遮挡面容的黑布仍旧被雨瑶抓住一角,

并顺势扯了下来。
  这是一张极为平凡的中年男子面孔,放在人群中仿若那沧海一粟,丝毫不会

引起旁人的注意,但偏偏雨瑶感受到了极大的违和感。
  若是不曾和此人有着身体上的直接接触,雨瑶看到这黑布下的面孔,八成会

认为认为鸿鹄贼是男性无疑,但袭向对方腰际和手腕的短暂接触,使雨瑶清楚地

感受到那并非男性的身体,而应属于一位婀娜多姿的妙龄女子,故而雨瑶并不相

信这幅面孔是鸿鹄贼的真容,甚至连那种阴暗吱哑的声音都是变声后的。
  「你……」雨瑶心中疑念丛生,轻启朱唇,正欲开口,却被一声娇笑所打断。
  发笑者正是鸿鹄贼无疑,但和之前的喑哑嗓音有着天差地别,这一次的笑声,

仿若百灵鸟般清脆、灵动,如珍珠般的水滴溅落玉盘,带着一阵阵悦耳的脆鸣

……不和谐的就是那张几近麻木的中年面孔。
  「不就是对人家的真实样子有兴趣嘛,既然是你这个大美人想知道,那还不

简单。」说完,鸿鹄贼伸手在脸上一抹,再垂下手时,只见其中多了一团土黄色

的东西,而隐藏在虚伪面孔下的真颜,此刻也呈现在雨瑶眼前。
  而这一刻,雨瑶眸子中闪过异彩,心神禁不住一动。
  眉如黛,唇如樱,娇俏一笑,百花娇羞,这毫无疑问是一个极为美丽的少女,

但令雨瑶露出异色的却并非少女那动人的容貌,若论美之一字,雨瑶的师姐秦雨

涵、师娘苏熙洛,以及苏家小魔女苏紫萱都不遑多让,而雨瑶自身更是犹有过之。

只是这个『鸿鹄贼』有着一份几名绝世美女都不具有的灵动……她仿佛是集世间

钟灵神秀于一身,一颦一笑一举一动都将那份灵气挥散而出,特别是她异于常人

的翠绿眸子,犹如完美无瑕的碧玉,包裹住了那灵性之光,任其闪耀、绚烂。
  灵性十足的少女敏锐地捕捉到了雨瑶一瞬间的失神,娇嫩的唇角一掀,忽然

挪动了娇躯。这一动立即引起了雨瑶的警惕,身体自然而然进入了戒备状态,只

要对方有异动便会立刻止住她。
  然而少女的行动出乎了雨瑶的意料,对方仿佛真的受药力影响,一时间失去

了大半力量,所以少女只是慢慢地将身体靠向雨瑶,并且毫无防备地将小腹靠上

雨瑶的手心……这种情形,若是雨瑶趁此内力一吐,少女必定难逃香消玉殒的厄

运,可这名少女似乎一点不顾及,保持着那抹娇俏的笑意,继续一点点侵占雨瑶

的空间,在雨瑶疑惑不解的神情中,逐渐使她自己的体位变成跨跪于雨瑶身上。
  「你想做什么?」不管是鸿鹄贼的真面目,还是对方此时的古怪举动,雨瑶

心中的迷惑正不断增大,此等情形,也唯有开口询问。
  可惜少女对雨瑶的话似是听之未闻,一双亮莹莹的翠眸深深地注视着雨瑶,

好似要将雨瑶的绝世之姿完全收入眸中,慢慢品味这超尘脱俗的极致美丽。
  雨瑶又再次问了少女一遍,可仍旧没得到对方丁点回应,一时间,两名少女

之间的气氛变得如同她们所处的空谷地带,很是静谧。而在这静谧中,鸿鹄贼少

女的双眸显得格外引人注目,不多时,雨瑶看着这对纯净的翠眸不由得心跳渐快,

更有一种无可抑制的混沌从身体深处迸发,使得雨瑶呼吸渐渐急促,眼神更是飘

渺蒙眬起来,似乎有一种粉色欲望在她无暇的娇躯内酝酿、发酵……
  『嘻,真是个容易中招的美人呢。』将雨瑶心神不稳的模样看在眼中,少女

心中划过几分得色,但分毫未表露出来,目光中依然溢满深情,如若一汪幽泉般

深邃,令雨瑶在碧波漩涡中越陷越深……
  尽管近来声名鹊起的鸿鹄贼是女子的事实足以令很多人吃惊,但其引诱女子

的水平可谓炉火纯青,能成功俘虏那么多侠女才女的芳心,少女又哪是那么简单

易与的?如今,雨瑶就丝毫没有察觉到,她自己已中了少女先前对其他女子出手

所用的、无往不利的摄魂之术!
  摄魂之术,这类蛊惑人心、乱人神智的功法向来为正道所不齿,可类似的功

法却从未断绝过,甚至在多年前,还一度冒出许多以摄魂夺魄之术立足的门派

……时至今日,那些门派大多已湮灭在历史的长河中,但当今武林对这种功法绝

不陌生,全因很多正道人士怀疑,万花教就掌握着这种邪恶的功法,否则又如何

说明那些被迫入万花教之人的异常?
  且不说掌握此功法的少女与万花教有什么联系,现在的情形却很微妙,雨瑶

和少女都处于一种脱力状态。
  少女不需多言,因为雨瑶缘故误吸入春药所致。雨瑶的情况则十分复杂,虽

说奇异的元力可助雨瑶化解百毒,但如今尚未被她化为己用的元力作用有限,某

些奇毒仍可以对雨瑶有效;二是少女天赋异禀的摄魂之术,趁雨瑶心神不稳时,

一举侵入,着实起到了效果;但最重要的,还是情种……这个与雨瑶完全融为一

体的元力结晶,在春药以及摄魂术两种引动情欲的外力作用下,爆发出了前所未

有的情欲之力!在少女眼中雨瑶看似因她的功法而挣扎迷惘,实则为情种在侵蚀

雨瑶的神智,放在平时,聪灵狡猾的少女定能发现其中不同,只可惜受到春药影

响,即使有着极强的自制力也无法压下玉体中的灼灼浴火,只是相比雨瑶来说,

少女至少还保持清醒,而这一点,就意味少女的胜利……
  以她的机智,自然备有后招,少女身上本就藏着能缓解该药效力的东西…

…是缓解而并非解药,少女深知春药特性,与毒药不同不能以药性相克,最好的

办法便是疏导,况且在她并不介意留下一些春药的余力,正好借此好好享受一下

身下这即将到手的绝美仙子。
  表面上少女所扮演的鸿鹄贼很少强迫女性,可那完全视这名古灵精怪的少女

的心情而定,那些女子在她看来不过尔尔,很大程度少女都抱着一种游戏花丛的

写意心态……雨瑶的美已经超出了尘世的界限,隐隐能与少女心中那个不可超越

的身影相持平,这对少女来说是莫大的诱惑。更别提雨瑶的存在仿佛引出了少女

似乎源于内心深处的冲动,想要抱住他、亲吻她,乃至侵犯她!少女根本不介意

自己缘何有此冲动,一向随心所欲的她早将雨瑶视作目标,完全不在于用的手段

如何。
  此时,少女小指指盖挑着一撮晶莹的粉末,正是能抑制药效之物,察觉到体

内的燥热正愈加浓烈,少女不敢再托大,若是时间再长些怕是她也难以把持。
  然而,就在此刻,少女皓白的手腕猛得被一只芊芊玉手握住!进而,少女就

觉得自己的嘴唇被一阵柔软湿润所掠夺!
  当少女分心于解药的一瞬间,看似已失去行动力的雨瑶竟突然出手,这着实

吓到了少女,可从旁仔细一看,雨瑶的样子哪里像是恢复了理智。
  绝美的脸庞透露出不正常的红润,秋水般的眸子中媚意如波,樱唇微微翕合,

突出一阵阵的兰香的同时,也带出似有似无的呻吟……一抹惊人的媚态浮现在雨

瑶身上,充满了无尽的诱惑力,远离尘世的无暇仙子已因欲望而堕落,任谁看到

此时的雨瑶,都会引发出心中最原始的兽性,刺激着他们对圣洁的亵渎,就算是

曾以玩弄女性为了的少女也无法抵抗!
  被雨瑶亲吻的一刹那,少女只觉得的体内一阵气血翻涌,一股似是期待已久

的悸动猛然绽放,夺走了少女仅存的清明,那翠眸中的理智也慢慢消失,转而像

是被雨瑶感染一般,只剩下了无意识的妩媚和欲火……
  这是属于你的,来啊,占有她啊……
  妖媚的声音在脑海中不停地回荡,满是挑逗与怂恿,麻醉了雨瑶的思绪,不

由自主地顺从了这个淫荡魅惑的声线,恍惚间便吻上了鸿鹄少女。
  这是雨瑶的情种,是情欲之力的另一种体现,不同于之前仿若溪流般涓涓细

腻的潜移默化,外在的释放如同惊涛骇浪般,能轻而易举地影响旁人的心神意志,

随着雨瑶对元力逐步掌握,假以时日,这种外在的霸道甚至能轻松将人变为她的

俘虏、奴隶。
  哪怕只是初显锋芒,情种的力量还是毫无滞涩地侵入少女体内,令这位灵性

十足的少女忘却了计划,忘却了处境,只能渴求着身体上的满足,渴求着性爱的

极乐。所以她忘情地回应着雨瑶的亲吻,香舌热情地与雨瑶缠绕、吸允,一丝晶

莹的唾液从两女的唇角滑落,看起来分外淫靡。
  单单亲吻不能满足雨瑶和少女的渴求,诱惑她堕落的声音如同正在享受性交

的女子,带着呻吟、带着娇喘不断在脑中徘徊,不光雨瑶,少女同样沉沦在这靡

靡之音中。
  少女的手灵巧地在雨瑶身上游走着,而雨瑶的衣物随着少女的动作一件件滑

落,她的手法没有丝毫的生涩,仿佛雨瑶的衣服就是少女亲自服侍穿上的,很快,

那具夺天地之造化的雪白娇躯便暴露在外,饱满的酥胸随着雨瑶急促的喘息而晃

动,带起一阵阵令人目眩的光晕;同样的,雨瑶也在少女的身上摸索着,脱掉了

宽大的黑袍,少女包裹那玲珑身体的紧身黑衣却不易对付,可受到情欲的刺激,

雨瑶直接撕扯起少女的黑衣,一声声锦帛撕裂的声音仿佛一道道热流,令两女更

加火热难耐。
  这是一次缺少温柔与爱怜的交合,有的只是对彼此的渴求,是对彼此的占有,

粗暴地撕下了少女的紧身衣物,雨瑶的柔荑毫不怜惜地把玩着少女的洁白的胸部,

不时揉搓、挤压,偶尔还夹起那粉嫩的蓓蕾,更进一步的,她还探入少女的下体,

拨开了颜色美丽的桃源贝肉,轻轻戳弄着水流不止的蜜穴,使得少女发出一阵阵

刺激难耐的呻吟与呜鸣。
  少女同样在雨瑶的酥胸上肆意驰骋着,或捏或揉,红唇则不断与雨瑶交换着

唾液,两条灵活的香舌交替追逐、嬉戏。另一只小手,则缓缓摩挲着一根火热的

坚挺……如果少女能保持清醒,她必定会对震惊与雨瑶身体上的秘密,此等祸国

殃民的美女,胯下竟有一个雄伟狰狞的男性肉棒!可惜少女完全沉浸在欲望的海

洋,她只是本能的感觉到,这根坚硬的肉棒散发着一种她无法拒绝的吸引力,这

是能满足自己灼热身体安抚她躁动情绪的宝贝。
  再无暇多想,少女稍稍提起臀部,让下体与雨瑶的凶兽相接触,肉棒滚烫的

温度让少女的桃源溪水更加丰沛,心底更是翻滚着将肉棒含入小屄的强烈欲望。
  完璧般的蜜穴初次接受男人的肉棒,狭小的蜜穴口奋力阻挡凶兽的入侵,但

在雨瑶和少女意乱情迷地配合下,稚嫩的小屄还是渐渐放弃了抵抗,让硕大的龟

头耀武扬威地闯入,未经人事纯净之极的小屄只得紧紧含着粗大的棒身,瑟瑟发

抖……
  初经人事的少女感受不到异物入侵的痛楚,反而随着大肉棒的深入,淫荡的

身体反而越加激烈的回应着;而雨瑶也在情欲的烘焙下失去了怜香惜玉的心,挺

动着白皙的翘臀,用力向上一挺,捅破了少女冰清玉洁的处子象征,彻底占有了

这个集天地灵气于一身的娇美少女。
  「啊——」在失去处子之身的那一刻,少女的翠眸中闪过一丝异彩,这一瞬

间,她短暂地取回了一些清明,那道微弱的亮光中蕴含了说不清的复杂,似是无

措、似是懊恼、似是满足……这道神采很快又有消散的迹象,只见少女附在雨瑶

耳边,仿佛下定决心班,艰难地说道,「……记住……我……我叫……七七,南

宫……七七……」
  刚刚说完,南宫七七的眸子中再度覆满了情欲之色,重新让淫欲掌控了身体,

纤腰激烈地摆动,迎合着雨瑶由下而上的一波波冲击。
  「啊啊啊……啊嗯……用力……人家……不行啊……啊啊啊啊!」
  高亢的呻吟声飘荡在夜色之下,人迹罕至的空谷一隅,两名绝色少女忘情地

交合着,桃色淫靡的氛围渲染周边的一切,似是凝固了时间……雨瑶和南宫七七,

就在这情欲的漩涡之中,越堕越深……
?

【雨落瑶梦】(5——迷情)

评分:3.4加入时间:

高清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