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肃州苏家
筋骨肃州,素来和诗画江南、繁荣中京并称三大文坛之所。
在有着文筋骨傲美誉肃州中,苏家乃最负盛名的百年世家,州府境内无人不晓、名气无双。全因苏家之独特,不仅是简单的书香门第,更是崇文尚武、在武林中名噪多时的苏氏一脉。
这赫赫有名的苏家,其根基就在临兴城之内,其本宅占地广袤、气势磅礴、底蕴深厚,令见者不自觉升起敬畏之情……可就在这沉淀了岁月的豪宅之所、书香之地,苏宅某个位处幽静的厢房中,却隐约传出了一丝低沉淫靡的呻吟。
“哦……舒服……哦……师娘……哦哈……”
秦雨瑶墨眸迷蒙、红晕染颊、吐气如兰,修长玉腿不停颤抖,配合身后倚着的花雕木屏勉强保持了站立,双手则深深地插入了师娘苏熙若的丝绸般的秀发之中。
像水蜜桃饱满甜美的成熟美妇,此时将脑袋埋入了雨瑶的双腿之间,丰润的红唇将少女早已勃起的火热肉棒完全吞没,并激烈的摆动头颅来回吸允,让雨瑶随着她的动作发出一声又一声压抑的淫叫。
苏熙若媚眼如丝,口齿不清地说道,“噗呼……瑶儿……的南傍国……噗呼!”
“哦……好……好……激烈……哦哦……”
龟头上的敏感神经将苏熙若的每一个口技都忠实地反馈到雨瑶那里……大力吸允带给少女灵魂流失的快感;贝齿轻咬龟头冠则是阵痛凌虐的刺激;舌尖不时钻入马眼的动作更是将这份痛和爽结合起来,让雨瑶精关摇摇欲坠、随时可能陷落。
很快的,在苏熙若精湛的口交侍奉下,雨瑶的忍耐到了极限,拼命地喘气道,“啊……不……不行……啊啊啊……我……哦……我要……射了……”
听到此话,苏熙若也是兴奋难耐,吸允舔弄的动作更加狂野,“射……噗呼……射出来……噗呼……射到师娘……嘴里……噗噗……”
听着师娘淫荡的要求,看着肉棒在红唇中快速进出的景象,雨瑶的下体一阵强烈的紧缩之后,终于彻底放开了精关。浓浓的精液如山洪般,突突地射入苏熙若诱人的红唇中,有力地打在成熟美妇的口腔内、甚至食道中。
而苏熙若在雨瑶爆发之时,闭上了双眼,仔细体味着滚烫地精液在嘴内溅射的感觉。等肉棒渐渐停下喷发的势头后,苏熙若小心翼翼地离开了雨瑶的南傍国,可见些许白色的黏液从唇棒交合处溢出,她赶忙一仰臻首,将口中的精液喝下大半,然后将多余的部分吐在手中,眼含深意地瞧了少女一眼。
不得不说,雨瑶的情欲之力已将自己师娘的身心俘虏……这等事情,苏熙若对她的丈夫也未曾做过几次,但如今却极其享受与雨瑶的淫戏,恨不得天天都与少女腻在一起。
“夫人,夫人,您在哪里?夫人,您在吗?”
刚刚平息下了欲望,忽闻厢房外面传来了侍女的声音,雨瑶心里一跳,身体不由得紧绷了一些。。
然而苏熙若不慌不忙,用与此时不雅形象毫不相符的平稳语气说道,“我在房内,梅儿有何事?”
侍女梅儿听到了苏熙若的回答,门外立刻传来一阵脚步声,然后便听对方说道,“夫人,老爷和姑爷请夫人前去书房,说是有事相商。”
苏熙若将余下的精液涂抹在雨瑶还未消退的肉棒上,当做润滑剂并套弄了几下,同时不露破绽地说道,“我晓得了,告诉父亲,我待会便至。”
“是,奴婢告退。”
梅儿的声音和脚步声渐渐远去,雨瑶提着心也放了下来,苏熙若看到轻笑了一声,“瑶儿怕什么?敢这样和师娘玩,难道还怕一个小丫鬟?”
少女一时无言可对,只得支吾道,“……师娘,我……”
“好啦好啦,我不为难瑶儿了。”苏熙若取过一条丝巾,抹了自己粘着残余精液的手、又抹了抹雨瑶的肉棒,然后说道,“一会儿还要去书房,瑶儿帮我收拾一下。”
好在苏熙若和雨瑶只是口交,所以她们很快打理完毕,走出厢房所在的园子,苏家子弟和下人们看到的是两名各有千秋的美丽女子,哪会想到刚才这两个美女究竟做了何等荒唐之事。
将苏熙若送到书房门口后,秦雨瑶离去了,在回主厅的路上,少女沐浴了无数爱慕的目光。因为雨瑶不仅姿色美绝人寰、还是苏熙若视若亲生的入门弟子,身份高贵,使得初来乍到的她的风头绝不输于秦雨涵,而且在这些爱慕少女的人里,还有相当一部分的女子。
“小瑶,”百灵鸟似的清脆声音传来,秦雨涵笑意盈盈地坐在大厅之中,对着刚进来的雨瑶说道,“你去哪里了?刚才派兰儿她们去找,也没找到你的人。”
雨瑶自然无法说她和苏熙若干那销魂之事,去了,所以朝在座的苏家子弟礼貌拱手行礼后,说道,“我从书房回来的,苏爷爷和师傅找师娘有事。”
因心中有事,雨瑶却是没有留意到她拱手之时一室同龄人的表情。秦雨涵眼中的柔情蜜意自是无须多提,其他妙龄少女见到雨瑶这颇为洒然的举止,也不由得目露异彩;苏家男子弟虽然不清楚这样一个绝美少女,为何平日行事总混入些许男子之风,但这种复然天成的气质也着实令他们赏心悦目。
说到底,雨瑶虽然性情与举止在情种影响下,越来越女子化,但维持了十多年的男性本能终究不会轻易消失,在一些动作细节上,不免表露一二……当然,苏家子弟心中的疑惑,秦雨涵和苏熙若自是能予以解答,可惜雨瑶身体的秘密乃是绝密,除了告知众人少女是秦雨耀之妹,是她们新手入门下的弟子外,其余一概不在多语。
值得一提的是,现在距雨瑶接受传承已过月余,这段时间少女的体力渐渐恢复,待苏熙若和秦洛浦判断她已无大碍后,师徒四人便下了祈琅山,先是走访了秦家,既而回到苏家本宅小住。
祈琅山上的这段时光里,最大的一个变化便是雨瑶和苏熙若关系的确定。自从温泉艳情过后,雨瑶在苏熙若心中的地位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美丽师娘沉寂多年的春心已完全落在了雨瑶身上,即使秦洛浦与秦雨涵次日归来,苏熙若也没有了任何动摇,每每寻得空暇,避开丈夫与女儿的耳目,她都会与少女温存一番,甚至做出那些调情之事。
作为一个成熟的女人,苏熙若敏锐地发觉了雨瑶和秦雨涵之间的关系,原本她们便是两小无猜、互相倾心,事至于此并不出人意料,而旁敲侧击之下,苏熙若很快知晓女儿已和雨瑶有过灵肉交合……得知了实情,短暂惊讶之后,苏熙若更多感到了不伦的兴奋与刺激,因为雨瑶陡然又多出一个女儿伴侣的身份,这再度增加了苏熙若与雨瑶温存时的背德快感,使得她日后的行为亦变得愈加大胆。
不过,尽管苏熙若解开了心中常伦桎梏的枷锁,但离最终那一步仍差了一点点,那就是雨瑶的肉棒从未彻底进入苏熙若的蜜穴深处……是的,尽管身体性情都发生了转变,但雨瑶对师傅秦洛浦的慕德之心并未被击碎,这一丝感情成了两人之间最大的阻碍。
苏熙若看出了雨瑶的挣扎,所以她不曾勉强少女,她几乎用自己成熟丰满胴体的各个部位与之欢好。比如用红唇口角、用雪白的玉腿腿交、甚至还将雨瑶的肉棒夹在桃源洞口磨蹭,但只要不是雨瑶主动探访自己的蜜穴禁地,苏熙若就不会扭曲少女的意愿……苏熙若在等,她在等雨瑶突破最后的心理防线,在等一个从身体到精神、毫无滞涩地接受她全部的秦雨瑶。
固然这对秦洛浦实为残酷,但元力所化情种的神秘力量、加上‘浩然剑’现实中糟糕的身体状况,都不可避免地促成了这份不论的情欲。
所以在祈琅山的后半个月,秦雨瑶每每见到师傅秦洛浦都显得神情复杂,以至于雨瑶有意减少与对方的接触。秦洛浦误以为这是雨瑶变成女子后的问题,故而没有深究,苏熙若趁机提出让雨瑶跟随自己修行的建议,光明正大地赢得更多与雨瑶独处的时间,而这一点,就连秦雨涵也未发现。
说到秦雨涵,她这些时日的表现,绝对是促成苏熙若和雨瑶深陷淫情的重要原因之一。
自从和秦洛浦下山归来后,秦雨涵忽得沉浸于练功的乐趣之中,一心一意修习新得的红衣玄功,对于雨瑶都不免有所懈怠,甚至于在大半月之中,她和雨瑶再尝交合快感的次数仅有两次……若非有苏熙若不时帮雨瑶发泄欲望,怕是初尝性乐、情种已成的雨瑶会憋出问题。
其实秦雨涵对自己冷落雨瑶很是心怀愧疚,但她修习红衣玄功仿佛如鱼得水、一日千里,短短数日就感到一股比从小修炼的内功更加强大的力量在身体中生根发芽。而习得玄功的直接影响就是,和雨瑶仅有两次欢好乐趣远超前段时间所为,似乎两人的身体相性在不断地契合,也让秦雨涵心中对雨瑶的蹂躏侵占的欲望更加不可收拾,翘首以待日后功成之时,尽享狎玩雨瑶身体的淫邪快感。
为此,秦雨涵在下山之时还偷偷弄来一本描写房中之术的册子,书上所记载的种种性爱姿势令她暗叹不已,她和雨瑶那粗陋的技巧简直不可相提并论。只是秦雨涵并未将这本性戏之书展示给雨瑶,私下作祟下,秦雨涵更想将此书记在的招式一一运用于雨瑶身体上……故而,秦雨涵不免沉迷在玄功奥秘之中,也在不知觉情况下,给雨瑶和苏熙若让出了很多时间,否则事情还可能另论。
待雨瑶落座,大厅之中和秦雨涵共坐厅首的苏家男子站起身来,此人一身青衣,眉长入鬓,眼神精赤,整个人温文尔雅,令见者如沐春风……他是苏家这一代人中的最长者,也是旗杆人物,苏岘。
苏岘朗声道,“各位,今日之事想必大家均已知晓,这次便由为兄宣布苏家此行人选,望各位竭诚尽心,不堕我苏家威名。”
秦雨涵随后补充,“此次聚英大会不同往日,须知,近年来武林才华横溢之辈层出不穷,今年前往聚英庄的侠女侠少必不在少数,所以各位切勿懈怠,认真准备。”
秦雨涵和苏岘的话,在座之人均是用心在听,雨瑶也不例外,因为这个聚集武林众多年轻一代的大会很令她心动。
三年一次的聚英庄少侠大会,乃是闻名遐迩的武林盛会之一。诚如其名,这个大会就是各州各府、各门各派青俊之才争锋的聚会,影响力之大,不下于天下会盟等要事,毕竟年轻人是武林的未来,假以时日,这些人都有可能成为一方豪强、闻名江湖。所以各大门派、世家都很重视此会,将其视作考验弟子门生的重要一环,连甚少直接参与江湖之事的覆雨宫也会派人参加。
苏家对此会的看重便不难理解。
说完开场话,接下来便是苏岘宣布苏家入选的名单,这里面,秦雨涵的名字赫然位于第一……作为‘浩然剑’和‘晨川仙子’的传人,武艺才情均是上上之选的秦雨涵若不在此列,苏家怕是也选不出什么人参与了。
紧跟在秦雨涵后面,便是秦雨瑶的名字。虽然少女在苏家子弟眼中仍显陌生,但雨瑶来到苏家后表现出的实力却有目共睹,几次切磋都优势明显的胜出,让苏家人心悦诚服之际,也感叹起苏熙若和秦洛浦培养弟子的能力。可惜他们不知,放在一个月前,雨瑶两女的水准也就是和苏家佼佼者不相上下,只是得益于红衣传承,她们在月余时间都有了长足的进步。
直到苏岘宣布完毕,苏家所派子弟共有十余人,男女各半,当然这是直接参与青年大会的人数,至于增加阅历的随行者、以及负责路上事宜的领队仆人,便够组成了一个热闹的阵容。
“那么为兄要去将此事禀报于家主,接下的时间请将要前往聚英庄的人提前准备,以免误事。”苏岘说完,朝秦雨涵颔首道,“世妹,愚兄便告辞了,若是有事,可随时来问愚兄。”他话语温和、态度恳切,不加掩饰地透露除了对秦雨涵的爱慕之意。
“多谢好意。”可惜秦雨涵很好地继承了母亲端庄娴雅的一面,优雅地一笑了之,恰如其分地划出了两人的距离。
这种事秦雨涵已经习惯到无动于衷了,她和双亲、还有雨瑶又非隐居在祈琅山上,时常会在江湖中走动。继承了母亲‘晨川仙子’美貌的秦雨涵自然受到众多‘蜜蜂’的追捧,年纪轻轻便以‘祈琅仙子’之名预定了群芳阁中的高位。
与苏岘一样抱有爱意的人她见多了,可惜秦雨涵心有所属,所以苏岘的努力注定是一场空。
【聚英庄这一趟后,想必小瑶的名字也会传遍武林。】秦雨涵暗暗想道,可转眼一看,她又推翻了自己的话,【看来不用等到那时了……已经被人缠上了啊。】
秦雨涵似笑非笑地看着成为众人中心的雨瑶,苏岘前脚离去,这帮苏家子弟便开始各施手段套起近乎……也难怪,来到苏家这几日,雨瑶也可说是深入简出,即便露面,大多也有苏熙若或秦雨涵相伴,难得今天长辈们不在,自然要好好把握机会。
相比之下,秦雨涵身边的人明显少于雨瑶,并不是说秦雨涵人气低,而是众人对她较为熟悉,了解她滴水不进的一面,也源于苏岘对秦雨涵的执着,不少人不愿和这名苏家未来的核心人物相争;雨瑶就不同了,性格上表现得很洒脱,言语相交不难,本身是苏熙若二人极为重视的入门弟子,又非苏家直系,吸引有心人追逐自是不难。
不过待到最后,苏家子弟们一个个垂头丧气心有不甘地退到了一旁,倒不是雨瑶不假辞色,而是少女被人‘霸占’了。
霸占雨瑶的乃是一名千娇百媚的小美女,一身蓝色的翠烟衫,散花水雾绿草百褶裙,腰间系着鲜艳的蝴蝶结,手上戴着碧玉雕纹镯;明眸皓齿、远眸入水、身形绰约、风姿柳骨,特别是洋溢于眉梢的那一抹蓬勃朝气,顿时让人觉得此女仿佛从阳光中走出,柳眉竖起昭显活力,小嘴微嘟似娇似嗔。
苏紫萱,秦雨涵的表妹,苏氏一脉除秦雨涵外又一惊才绝艳的美女,同时还是年轻一代中说一不二、无法无天的小魔女。
赶走了碍事的家伙,苏紫萱双手撑在雨瑶落座的椅子扶手上,身体自然前倾,几乎与雨瑶面贴面,连对方每一次呼吸都能清楚地感受到,就这么说道,“喂,我还没有和你决一死战……上一次的不算数,这次就用聚英庄大会比试,看谁更厉害。”
苏紫萱浑然不觉这种样子有多暧昧,敏感的雨瑶却不同,她体内的情种甚至已微微触动,所以赶忙摇摇头,以保持一个清醒。
可摇头的动作在苏紫萱眼中就成了其他意思,她不由得微恼道,“干嘛不答应,你害怕了?!”
我害怕……害怕你继续玩火,秦雨瑶心中腹诽,却生不起气。苏紫萱是黏人了点,除此以外,毫无疑问是一个令人心旷神怡的美女,而且事到如今似乎也是雨瑶当初自找的……
几天前刚到苏家,秦雨瑶的绝世之姿着实令苏家人震惊不已,吸引了众多同龄人目光,但相应也引起了个别人的不悦,苏紫萱便是表现最抗拒的那个。
苏紫萱服秦雨涵,因秦雨涵不光修为高过她,辈分也较长,气质更是与苏紫萱所敬重的大姨‘晨川仙子’苏熙若一脉相承。然而秦雨瑶和上述三点无一相符,怎能压下这个在苏家横行已久的小魔女的不快?于是,苏紫萱很快找到了雨瑶,这名从小就受圣人之道熏陶、可长大了却强势得用武力解决大部分问题的小魔女,当即提出了挑战。
可想而知,自信满满的苏紫萱被打击到了,秦雨瑶用越来越熟练的‘洛水谣’轻松获胜,若非给苏紫萱留面子,怕是一片衣角都不会让她摸到……这不算完,若非另一件事的发生,可能就此败下阵来的苏紫萱不会像现在这般纠缠。
那是比试完的当天,武功一直领先苏家同龄人的苏紫萱败得郁闷,独自闲逛时见到桃园里桃花飘落,惆怅之余不免吟出一句‘桃花褪艳,血痕岂化胭脂。’结果让性喜幽静,来到这里散步的雨瑶听个正着,脱口而出‘豆蔻香销,手泽尚含兰麝。 ’……至此,雨瑶就没再被苏紫萱放开过,表面上看是小魔女争强好胜的使性子,但也有人看出,苏紫萱是对雨瑶产生莫大的好感,这是在用她的方式以期能吸引雨瑶对她的注意力。
秦雨涵也是明眼人中一个,只是她并未出言阻止,而是玩味地等着事情的发展。
【紫萱的性子可是很倔,小瑶想摆脱她可不容易……但紫萱并不知道小瑶的秘密,如果继续下去,十有八九会被小瑶吃掉的……这么一来,等我玄功大成之时,除了可以侵犯小瑶,岂不是还能尝尝紫萱的味道?】
一个极为淫乱的念头不可抑制地浮现在秦雨涵脑海中,但秦雨涵并未感到丝毫不妥,甚至隐隐有期待。说到底,她也被雨瑶的情欲之力影响,特别秦雨涵还吸收了部分元力并修炼红衣玄功,效果显得更霸道。
年轻人这边暂且不提,且看书房那里,苏恒之、苏熙若、秦洛浦等……苏家高层正在严肃地讨论着另一件要事。
“爹,您找若儿有何事?”刚到书房的苏熙若张口问道
苏家现任家住苏恒之,温和地看着女儿苏熙若,说道,“是这样的……若儿,你对万香教了解多少?”
“万香教……?!”苏熙若惊讶地说道,“难道事情和此派有关?”
苏熙若怎得不知,这万香教在江湖上可谓名声极盛,只是出名方式却十分不堪。盖因万香教是一个提倡男欢女爱、修炼淫功媚术的淫邪门派,此教教众大都是眉清目秀的少男少女,但骨子里却一个个淫荡无比、糜烂不堪,利用吸取他人元阴元阳来修炼淫功,以致其名声败坏如斯。
“没错,现在江湖所发生的一些事端,却是与这万香教有关。”苏恒之神情凝重地说道,“像万香教这般以淫秽行径立本的门派一直都有,像百年前的和合阴阳派、飘花宗等等,但此道终究与世间正道相抵触,故而大都消失在了历史的洪流之中。唯有这万香教,崛起于十数年前,发展异常诡异迅猛,如今已成为邪道一方霸主,不能不让人心生警惕。”
秦洛浦也在一旁感叹道,“的确,许多名门正派不是没起过铲除万香教的心思,但……”
他虽欲言又止,但苏熙若却明白其中意思。
且不说现在万香教已然根深蒂固,实力深不可测,就是七年前,名震江湖的‘陵州七鹰’曾广邀各门各派、至交好友,欲攻陷万香教总部,为武林除去这一威胁……可结果却令武林震动,拥有众多成名之士的征讨军一败涂地,除了零星逃回的几人,其余全部殒命在万香教手中。
更可怕的是万香教随后的反击,除了派人对残余人士穷追猛打外,万香教还将以‘陵州七鹰’为首的那些武林人士妻儿母女尽皆掳去,将资质上佳者强纳入教,剩下的则投入青楼妓院中,作为下贱的妓女、娈童任人凌辱。此等行径引得武林一片哗然,正道之人愤愤不平,邪派则拍手称快,差一点便酿成正邪两房的大规模冲突……最终,在万香教的漠视之中,正道营救出了部分被送进的青楼妓院的亲眷,此事才算有了一个勉强的结局。
但这个过程中,人们还发现了一个诡异的事情,就是营救出来的那些家眷中,有些人心智仿佛被什么蒙蔽了,沉浸在成为性奴的世界里不可自拔,而那些被纳入万香教的人更是被洗脑,哪怕有人营救也不想离开万香教,彻底在性欲之中臣服,将仇恨抛之脑后,在万香教中享受性爱之乐……虽然事情真相到现在已模糊不清,这些东西也是经过江湖人口口相传,不排除有夸大之嫌,但万香教的恶名却是就此远扬,并迅速发展到如今的邪派巨擘。
“若事情和万香教有牵连,那着实难办了……”苏熙若皱着柳眉,说道,“此教发展至今,其真正实力令人难以猜测,并且万香教不乏顶尖高手,譬如其教主‘媚妖’花怜伶,武功高深心急叵测,怕是除了一些江湖宿老,无人是其对手。”
苏恒之深吸了一口气,说道,“若儿所言甚是,但万香教如今活动频繁,目的虽不为人知,但绝非好事,我们也不可不防啊……”
这时,苏熙若一下想到了雨瑶和雨涵,无不担忧地道,“这次的聚英大会可能也不会平静,我们还需多派人手,以防不测。”
苏恒之点点头,说道,“若儿所说正是我所想,我会好好安排此行的人员……另外,若儿、洛浦,接下来的时间也得仰仗你们的实力,我们要趁聚英大会期间,做一些调查……”
“是的,爹。”
“谨遵岳父安排。”
*******************
夜深人静之时,临兴城偏远角落的一处民舍内中,点着一盏昏暗的油灯,床榻之上,两具赤裸的肉体在紧紧缠在一起,床上不时传来淫荡的叫床之声。
“啊……啊啊……叔叔……你真……啊……真会干……干得人家……好舒服……啊啊!……来……再用力……啊啊……”
一个约莫二十五六年纪、颇有姿色的妇人仰躺在床,双腿紧紧缠住了压在她身上的男人,随着男人肉棒的进进出出,不断发出不堪入耳的淫叫。
“嘿嘿……嫂嫂……你还真浪,怕是和我哥上床时候……也没有这么浪吧……”
正在不断操妇人小屄的男子皮肤黝黑,相貌生得几分奸猾,淫笑着撩拨着身下的妇人……显然,这是一对叔嫂在通奸。
“啊……你个……浑人……哦哦……这时候,提那个死鬼……做什么……讨厌……啊哦哦……!”
妇人似是不满闲汉此时提及自己的丈夫,责难了一句,而后圈着闲汉腰部的双腿又紧了一分,似想把那根让她无比舒爽的坚硬南傍国挤入身体深处。
见妇人这般表现,闲汉嘿嘿淫笑了几声,腰部猛然发力,快速地进出妇人的淫水四溢的小屄,每一次都深深地顶到子宫深处,龟头进出之时带着嫩肉不断翻卷,强烈的刺激让妇人一阵哇哇大叫,兴奋地不断摆弄脖子,肥美的臀肉也在拼命扭动,迎合着闲汉的冲击。
“啊……啊啊……哎呦……大鸡巴……美……美极了……哦哦……啊……用力……干我……快……啊……再快点……把我操死……哦……快快……用力操……操得……好舒服……哦哦……操死我……!”
可就在这当头,闲汉忽然放慢了动作,肉棒滑出了妇人湿润的阴道,仅仅将龟头留在小屄入口,轻轻地研磨着。这般做法让刚刚还在云端享受的妇人难受之极,阵阵空虚从屄中跑出,惹得她双手在闲汉背部猛抓,腰肢大幅度摆动起来,急不可耐地向闲汉说道。
“哦哦……死人……干嘛……停下来……啊……人家、人家……好难受……还不快动……用你的……大鸡巴……继续干……干我啊……哦哦……人家的小屄……要啊……”
“那嫂嫂先说说看……我和我哥,究竟谁干得你更爽?”
闲汉有一下没一下的耸动龟头,磨得妇人难受之极,令她赶忙颤声道,“哦……是你……是你……哦哦……你比那个……死鬼……强多了……啊哦……人家……就是想……被你干死……啊……”
妇人的话让闲汉不免自得,挺着那根黑粗粗的肉棒,再度冲杀进妇人的身体之中,并且停留还停留在阴道深处,屁股左右晃动摇摆,让龟头在小穴中来回磨动,顿时将妇人送上新一波的快感浪潮,令她高声淫叫不止。
可还没等那最快乐的时刻来临,妇人忽得感觉到,那根填满她小屄的大家伙又退出大半,被干得欲火梵身的妇人岂能干休,拼命挺动臀部追逐鸡巴的同时,还口齿不清地央求闲汉道,“别……啊……别出来!……快……快……干我……操我!……啊啊……我马上……就来了……”
见到妇人已因淫欲而癫狂,闲汉眼底闪过一丝狡诈的光芒,嘿然道,“好嫂嫂,要我继续也不难……但是,我对你家翠儿,可是肖想许久了……若嫂嫂助我,让我尝一尝她的滋味,以后嫂嫂但有要求,我绝无不从。”
“啊……你这死人……若有了……那小贱货……还会理……哦……理我啊啊啊!”妇人听到闲汉的要求,顿觉不悦,可这时闲汉忽然有大力抽插起来,空虚的下体再一次得到满足,妇人也顾不得那么多,一边呻吟,一边说道,“啊啊……便宜你……这一次……啊……那个……小贱货……就……啊啊……随便你了……哦……”
这妇人乃是闲汉大哥续弦的妻子,翠儿是她前任所生,正值风化时刻,只是一向不为妇人所喜。闲汉觊觎自己侄女不是一两天了,但始终没什么机会……如今勾搭上了这个淫荡放浪的嫂嫂,并终于觅得奸淫侄女的机会,闲汉不禁喜上眉梢。
幻想到自己侄女清秀的面孔、玲珑有致富含活力的娇躯,以及她将来在自己胯下婉转呻吟、雨露承欢的模样,闲汉变得更为兴奋,抽送肉棒的动作越来越大,同时也有了喷射的欲望。
“哼,果真丑陋……”
突然间,一道低沉沙哑的声音从旁边传来,闲汉来不及回头,便发觉自己脖子上架了一柄寒气四溢、冰冷坚硬的短剑,一惊之下,原本就处于极限状态的肉棒喷发了。
正当他享受着发泄欲望的快感时,眼前寒光一闪,一股难以形容的剧痛从下体传来……他的鸡巴被短剑直接砍了下来,下面正汹涌地冒着鲜血,受不了这种痛苦和剧变,双眼一黑,闲汉直接晕了过去。
“啊啊啊啊……射了!……哦啊啊……射进来了……啊啊啊!”闲汉滚烫的精液也把妇人送上了高潮,所以一时间竟未察觉周遭的变化,略作一番缓和后,她才精神恍惚地看清了倒在身边、下体鲜血狂涌的闲汉。
呆愣片刻,她本能的张嘴尖叫,却见砍下闲汉那活儿的蒙面人抬手一指,一道劲气凌空而出,打中妇人胸前穴位,让她如同石像般静默下来。接着蒙面人屈指一弹,一颗黑绿相间的小药丸落入妇人口中,然后才解开妇人穴道,而药丸已然顺着喉咙,进入妇人肚中。
妇人惊惧交加地问道,“你……你你给我吃了什么?!”
蒙面人阴阴一笑,“你不是很喜欢和男人做么?我这是在成全你。”
“为……什么……”
“这是你家翠儿的委托,她不愿再看到你们那虚伪的嘴脸……当然,报酬我已经从翠儿身上收到了。”
妇人想问原因,对方也回答了,只可惜她永远听不到答案了。一股猛烈的欲火从小腹升起,片刻之间已经烧遍妇人全身,一股难以遏制的交合欲望从心底升起……妇人的乳房在胀痛,令她极度有谁能撕咬欺负这对软肉;她的小屄传出阵阵酥麻瘙痒,恨不得立刻有一根粗大的东西搅入其中,狠狠地操弄她;就连后庭菊花也不断紧缩,散发出一股股骚味。
“哈啊……哈啊……谁……谁都好……啊啊啊……干我……来干我啊啊啊!……”
蒙面人冷漠地看了妇人一眼便出了房门,在蒙面人离开后,几个摇摇晃晃的人走了进来,就着昏暗的灯光,可看出他们都是面色蜡黄、衣着褴褛的乞丐,年纪有老有小,而且均是双眼泛红、嘴中发出意义不明地嗬嗬声。
“鸡巴……啊啊……不……不行了……哈啊……受不了了……给我鸡巴……谁都行……啊……插进来……插进小屄……啊啊……还有……屁眼……哈啊啊……干我……干死我吧……啊啊……”
远离的那件房舍,妇人的浪叫也越来越小,蒙面人似乎并不在意后面所发生的事情,只见其取出一个小瓷瓶,喃喃自语道,“加入了血铃草,药性却是霸道有余不堪大用,用在人身上也只会落得个交合而亡的结局,无用、无用……”
说完,蒙面人随手将这瓶春药扔进了水沟,身形一提,跃上了屋顶,静静地远望临兴城东方……
在那个方向的是,苏宅。
?

【雨落瑶梦】(3——肃州苏家)

评分:3.8加入时间:

高清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