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大鸡巴横冲直撞,在找到了范冰儿的G点之后,大龟头对那一点,展开

了〔重炮攻击。〕冰儿的阴道内,分泌出了大量的淫水〔阴精〕,那些滚烫的,

粘乎乎的阴精本该流出体外,怎奈被我的大鸡巴将穴眼堵住了,要流出来,却是

万万不能。
  只有当我抽回鸡巴时,那大量的阴精,紧随大龟头的后退时,紧紧跟进。
  因龟头并无完全退出,那汹涌澎湃的淫水,快流到阴门之时,又被杀〔回马

枪〕的大鸡巴生生的,又给捣了回去,那种刺激怎是初经人事的冰儿所能承受了

的呢?
  冰儿越发叫的响亮,这一顿抽插足有七百抽之多,冰儿在淫叫当中连连的丢

了阴精,累的连收缩一下阴肌的力量也没有了。
  我不想过多的折腾她,如果有将来,如果她还跟着我,我一定会好好的珍惜

她的。
  因为是我给她开的苞,为此做为一个男人,是应当承担责任的。可不能做那

种,拨屌无情的家伙。
  我丹田绿光再现,大龟头的马眼张开〔喝〕光了阴道里的淫液,马上转换成

很纯的能量,存入丹田。
  损人利已的事我是不会做的,马上我将一些纯阳的能量,输送进阴经脉络之

中,再进入精囊,通过高潮时肌肉的力量,随着精液一起注入范冰儿的子宫里。
  我指导着范冰儿,将那股纯阳之气渐渐的消化吸收,我才放心的抽出阴茎,

〔重见天日〕的大鸡巴,仍然是〔怒指〕蓝天。
  三位美人儿在不同的时间段里,让我干的欲仙欲死的,又分别在不同的时间

内,去了卫生间,又分别在不同时间内,又新换了衣服。
  待一切都消停后,三位美人儿,重又座回我的身边。
  肉体交合后,美人儿和我的关系又更近了一步,至于她们的真正任务是什么?

我想迟早都会纺知道的,也不急在一时。
  三位美人儿依偎在我的身边,每个人都是一脸的娇羞,她们自然流露出的亲

切表情,让我的心很是感动。
  一缕灵光出现在我的脑中,又进入心脉让我的道心根基更加牢固不破,我悟

出了情也是拥有能量的。
  飞机在蔚蓝的天空中翱翔,美丽的空姐为我们送来了午餐,法式牛排和香槟

酒,三明治和鱼子酱,我们〔消灭〕了送来的美味。
  都是年轻人,正常的营养吸收还是要的。我吃的很少,因为很早前在我金丹

大成时,就已经达到〔避谷〕的境界了。
  食物对我而言已不重要了,身体时刻的吸收着周围的自然之灵气,供养着我

的身体所需。
  王紫艳优雅的吃完午餐后,亲昵的对我说:〔亲爱的,你该告诉我们姐姝,

怎么称呼你呀?总不能都给你生儿子了,还喊你头儿吧?〕说完轻轻的笑。
  杨心幂和范冰儿也道:〔就是呀,我们姐妹都被你那个了,生是你的人,死

是你的鬼,人家身子都给你了,现在还不告诉人家名子,就没见过你这么小气的

小气鬼〕。
  三个小女人叽叽喳喳的说完后,都咯咯咯的笑了,有点像刚生完蛋的小母鸡,

趾高气扬的。
  是呀凭感觉和对她们识海的秘密,我没有发现她们一丝一点的恶意。
  反而是温馨和爱恋的信息,蜂拥的,将我的那缕神识包裹住,我知道她们是

真心爱我的。
  我不好意思的思道:〔三位美女,小生我初次出山门入世修练,许多事儿还

不懂,恳请三位美女莫怪才好,〕说完偷看了她们一眼。
  我见她们认真在听,就又接着道:〔我本姓龙,是龙大善人,龙善仁的后代,

我自幼在〔长生派〕学习武功,师尊赐我法号修缘,你们就叫我修缘好了。〕三

个大美人在哪老半天,动都不动一下,像被冰霜冻死了。
  我开玩笑的说:〔喂,喂喂!别吓我好不好?小生怕怕啊。〕三个美人动作

划一的呼出一口长气来,又都不约而同的,惊的三张小嘴一起轻叫:〔天呐,是

从〔长生派〕里出的高人啊。
  我们姐妹可是跟对了人,找对了老公啊!〕三位大美女一脸的羡慕嫉妒,露

出一付花痴的模样来。
  这会儿杨心幂感叹的道:〔怪不得刚才你射进人家小穴里的精液,被人家吸

收后,一下子就让我这筑基后期变成练丹初期了呢?〕另外两个大美人也同声道:

〔是啊,我们也和幂幂一样的,感谢修缘老公〔慷慨解〔囊〕相帮〕。日后定为

老公多生几个儿子,报答老公。
  看着三个大美女老婆高兴,我也很高兴,又是灵光一动,知道了人缘于喜,

缘于欢。我感觉丹田之中的金色丹珠,离成婴只有一张纸那么溥了。说捅破就捅

破了。
  飞机在太平洋上空稳稳的飞翔着,机翼下是无垠而湛蓝的大海,景色怡人。
  三个大美女老婆(先临时叫着,待师尊及长辈同意后在正名。)你一句,她

一句的告诉我,其实她们和陈雷陈总都是〔长生派〕的外圃势力和力量,主要负

责〔长生派〕经济产业集团的管理及日日常运作。
  他她们都是经过严格选择的姿质很好的人,可以修练〔长生派〕简单的功法,

强身健体,延缓衰老。
  对女性能起到,养颜养血,调整月经不调,治疗痛经,外加美容的功效,令

人受益非浅。
  他她们极其向往着,有一天功力大进肘,可以去〔长生派〕学习更高深的功

法,而长命百岁,乃至长生不老。
  当得到我给的好处,〔纯阳之气〕后,又知道了我是从〔长生派〕内部出来

的,所以又惊讶又高兴。
  突然间,我的第七感觉告诉我,(神识)危险来了。
  意念一动,〔战天〕神剑和〔红羽〕神剑还有〔冰河世纪〕神创齐出,它们

悬浮在我们的头上,发出璀璨的光芒。
  只见海上升起一大片黑云,一个一身黑法师袍装的慅人,站在一架骨龙上,

正朝着我们飞来……
  并且她手中的法扙上,飞出了一大团黑色的烈焰,向飞机撞来,情况十分危

急。
  〔他妈的逼,老子招你惹你了,放火球要烧死我和大美女老婆吗?〕且看我

与你斗上一斗。
  败了,老子、认倒霉搬人来,一群人捶你一个死鬼日的。胜利了吗、……嘿

嘿……。
  不容多想电光火石之间,我手指一指那团黑焰,口中大喊一声:〔疾。斩。

〕神剑消失不见了,下一刻就看见那团黑焰,被神剑组成的剑球狠狠的撞开,那

破碎的黑焰则被剑球吸收的一干二净。
  剑球以极快的速度冲向黑袍法师,那伙计一看大事不好,转头就跑……但是

还是迟了。
  杯具发生了,剑球一下子轰在骨龙的尾巴上,瞬间骨龙不见了,那个黑袍s

b法师也不见了,〔他妈个逼,连他妈长什么样都没看清楚,就被干掉了。〕我

愤愤的想。
  〔是什么人要来害我?还找了个暗黑系的法师,看样子那家伙的级别也不低

啊,居然有一骨龙座骑,如果不被那几个家伙吃了,弄来玩玩想必也挺拉风吧?

我丫丫的想〕〔主人,我们回来了。〕〔战天〕在我的丹田中,暗自告诉我,。

这样也行???见过神奇的,可没见这么神奇的。宝贝多了的确很爽啊,都不用

自己动手,打群架吗……老子也不怕。
  〔主人,我给你带回样礼物,就算我孝敬您的,说成是贿赂您的也成,只要

您老喜欢就好。〕〔啧啧啧,这家伙多会说话,不但暴力,马屁功夫也很强啊,

我有些无奈了。〕〔那还等什么?还不拿出来。〕我很期待啊。红光一闪,〔红

羽〕静静的浮在我的眼前,她的前端尖处,上面挑有一个黝黑的,指环一样的东

西,泛着幽幽的暗光。
  〔那是什么东东?〕我问道。〔主人,那是暗之城的镇城之宝,它的功能是

存储一切您想存储的东西,包括时间。〕〔什么?什么?什么?最近看美人儿看

多了上火了,耳朵有时听不清楚啊!你说时间也能保存?那时间长了,时间会不

会烂掉啊?〕我但心的问?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主人,您可是真心的幽默啊,您老在哪个二百五那里

听到的?有时间会烂掉的?笑死我〔战天〕了。〕我〔老脸〕一红,操,在手下

面前〔掉链子〕,不应该。〔貌似时间真不会烂掉啊〕。
  灵光一闪,我用神识对那指环说:〔宝贝,你我如果有缘,还不过来认主?

〕我话还没完,幽光一闪,那黝黑的指环,已自动的套在我左手的无名指上,滴

溜溜的旋转着,大小自动调整的极好。
  我用一缕神识对它说:〔好宝贝,我还不知如何与你联系,(我想说:你的

手机号码是多少?终究没有问出口)我该怎样请你帮忙呢?〕那言下之意在明白

不过了,就是在问我该如何使用你。
  牛逼大大的宝物哪个没有自我意识?见我如此问?它竟说出一口流利的汉语

普通话:〔主人,当你需要收藏什么东东时,你想着我的模样,默默地念一声收,

其它的您就甭管了,无论死物活物,都为您分类保管好,死物不坏,活物不死,

且无期保管。〕〔走狗屎运了,真的走狗屎运了,您说我的人品,神品乍就那么

好呢?修缘我不愿意发财都不行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放声大笑,笑得极是

有些淫荡,我想起三个美女〔老婆〕来了,如果……嗯我就那样一收,嘿嘿嘿嘿。
  〔等等等等,你那空间多大?别告诉我说,只有鸡蛋壳那么大好吗?〕〔主

人呐,你烦不烦啊?我上能装下天,下能装下地,装不下的是主人的心啊。〕说

完再不理我了,被我烦怕了,好啊,你也有弱点啊?这就好,不怕你不上道,就

怕你无弱点。
  一路顺利的飞到了美国,〔什么屌飞机,慢地像乌龟爬,如果自己走御剑飞

行,这会儿早腄够两天了。〕我伸个懒腰在心里报怨着。
  下了飞机,早有一帮人等着接机,为首的是一位60多岁的老头,精神饱满,

一看就是极精明的那种人。
  老头和我握了手,又交换了信物,他看见三个大美人儿紧紧的夹着我,关系

很是暧昧,以他的阅历一眼就看穿了猫腻,他仅仅是微微一笑。
  加长版劳斯莱斯将老头和我们四人送入公司,那是建立在美国纽约市中心的,

一座80层的写字楼。公司的名子和名片上的一样,所不同的是,在公司大门一

侧的大理石墙上,隐隐的雕刻着太极的图案。
  宾主落座之后,老头激动的说:〔公子啊,可把你们盼来了,我是你师叔,

姓张字敬祖,你们就叫我张老头吧?〕他略一停顿又接着道:〔故事的发生是这

样滴。我们公司研发的新型产品,反隐身雷达的绝密资料,屡次被敌方窃取,公

司内部绝不会出问题,后查明是敌方有一异能之人,是暗黑城首席大法师,以破

解他人脑电波最为拿手,他被敌方指使,专门破坏本公司的研究成果,暗杀相关

人员。
  不得已,我向总部求援,总部说派你来一定能解决问道,我们就等你们的专

机,同时得到消息说:〔大法师截击你们去了,我们很但心公子的安全,现在看

到公子和姑娘们平安,老夫也就放心了。〕我始终微笑着听张伯讲完,我从张伯

的眼中看到了询问的目光?我淡淡的说了一句:〔干掉了。〕〔什么?干掉了?

公子你可知道?被你干掉的是大名鼎鼎的,暗黑城头号大法师啊。〕〔你没来之

前,我想除掉他,我想我好歹也是个金丹初期,手中还有二十多个〔雷爆子〕,

一个〔雷爆子〕的爆炸能量,也能与一个金丹高手,同归于尽了。〕〔于是我精

心策划伏击他,交手后知道,我一定杀不了他,他是个变态。
  我放出了十九个〔雷爆子〕最后一搏,想要炸死他,但那家伙用一团团的黑

焰,使飞往他的〔雷爆子〕接连爆炸。
  他跨着那条骨龙疯狂追我,要不是我有本门的〔遁形术〕隐藏于无形,怕是

见不到,风流倜傥,一表淫材,玉树临风的公子你了。〕我双眼上翻,胃里一阵

翻江倒海,我张开嘴呕呕呕,兔兔兔(吐),我的眼镜怎么趺到地上了?
  想不到啊,一个和蔼可亲,受人尊敬的长辈,拍起马屁来是,脸不红心不跳,

手捋胡子眯眯笑。
  对手死了,死的身体连灰也没留下,哪个活够了的家伙在来,本修缘放剑一

砍嘿嘿嘿,别说老子的剑割不下肉来。
  割下一堆肉,老子的宝贝们可就有免费的午餐了。
  从杀了大法师那时起,我才知道我的宝贝们不光杀人,还杀鬼,不仅是杀,

还分了吃,连鬼魂也吃,见过变态的,没见过如此变态的剑。
  嗯——杀不杀仙?杀不杀神?杀不杀魔?不管了,谁跟〔长生派〕做对,跟

我做对,那就要有灰都不剩的觉悟。
  接下来,有好长一段日子,过的叫一个风调雨顺,没有人或鬼在来找抽。
  我好吃好喝的自在消搖,和三位大美人儿〔老婆〕经常练练双修之道,功力

已是突飞猛进不可同日而语。(不和日本鬼子讲话)。
  性至高了玩个三P,四P也是常有的事,三个美女〔老婆〕也是乐在其中。
  不得不说美国的大都市,还是很有其特点的,比比皆是的高楼大厦,(当然

了,还有一座更高的大楼,世贸。被爱好和平人士给坏具了,这事儿地球人都知

道。(不包括傻子))。
  纵横交错的公路,车水马龙的各类汽车和其它车辆,林立的大小公司,人头

涌动的闹市,汇成了现在的都市繁华。
  一天因清闲的蛋疼,在与三位大美人儿〔老婆〕嘿咻完后,我决定给她们排

排座位,免得没个大小,为将来埋下隐患。
  保不准哪一天,老子我一蹬腿了,翘辫子了,嗝屁了。她们为了得到我的宝

贝,人脑子打出狗脑子的事,也不是不可能发生的,对吧?
  嘿嘿嘿,修缘我绝顶聪明哟。古训说的好,没有规矩,不成方圆啊,我决定

向广大(粉条)发布一条消息:〔按着〔老婆〕们的年龄,修缘我决定,任命如

下:大老婆是王紫艳。请大家呱叽呱叽。
  二老婆是范冰儿。请大家继续呱叽呱叽。
  三老婆是,身上肉最嬓的杨心幂。公布完毕。(大家多给红心啊,你们的支

持,就是我的动力)。
  入世之后就干了那么一架,又不是我亲自动手揍的,肚子里都是宝贝儿,不

找个人练练手,这武功怕是要〔荒废〕了,找谁呢?……
  哇塞,我想起来了,不是有一个〔黑带〕的家伙吗?何不找他玩两手?
  如果他胜了,我,我,我,就砍他一刀,如果我胜了,我,我,我,就踢他

两脚,这样很〔公平吧〕?
  我很激动很期待啊。不好意思,我一激动就结巴,就脸红。
  决定好的事就得干,这才像个爷们。打架或是欺负人也要有个理由才好,要

获得广大道友(网友)的支持最好了。
  那样,当打起来时,会打的理直气壮,打的绝不手软,打得狗胆包天。打的

忘乎所以,打的……那丫丫丫。
  战前,检查装备是很重要的,别到了战场等开枪时,发现忘带子弹了,那可

就嗅大发了。还好我的装备在肚子里,随叫随到。
  从内部情报部门得知,那个黑带家伙在一处地下赌场黑人家钱呢,我带上三

位大美女老婆,直奔那家鬼子开的赌场。
  临行前,我让她们换上性感暴露的衣服,当她们花枝招展的站在我的面前时,

我的鼻血哗啦啦往下流,一会儿就流了一斤多,老婆们吓坏了,齐声间我:〔老

公,你没事吧?你不要死呀,你死了我们还得改嫁,我们上哪里找你这么〔能战

斗,能干〕的老公啊。
  〔好了,好了,死不了,即便是死了,也是你几个骚狐狸精害的。〕我装作

生气的样子。
  〔哼,自已让人家穿成到处走光的破衣服,又是自己色心不改的盯着看人家,

才流了一点点血就怪人家,不讲理。三个浑身没多少布的美人,小声的嘀咕着,

一脸的委屈。
  那辆加长版的叫什么〖老死来死〗的车成了我的坐驾,有专职司机,车小了

坐不下这几个老婆。车开到豪华的,地下赌场门前,缓缓的停了下来。
  早有服务生过来,帮着用手挡着车门的上方,另有礼仪小姐穿着方便干事的

和服,鞠躬请我们进入赌场内部。
  赌场内除了装修豪华之外,各色赌具一应具全,待应生及时的送来了免费的

名贵红酒供我们品尝,〔服务〕很周到啊。
  我带着三位大美女〔老婆〕先在场子里逛逛,这一走不紧,我听见噼里啪啦,

噗!的声音。
  低头一看,怎么会是一地的眼珠子?且都一个方向,看向我的美女〔老婆〕,

看来效果不错啊。
  而那一声响,却不知道是哪个倒霉家伙的眼珠子,让哪个瞎子给踩暴掉了,

若想再拾回安上,已是万万不能了吧?活该。
  〔这位先生,请问您想玩那一种〔游戏?〕我愿为先生带路。〕说话的人操

着生硬的汉语搭讪着。
  我指了一下一个大转盘,那里人不少,貌似有几个美女在那玩,当然,还有

一大堆男人,有美女的地方,人气总是不错的。
  买了五十万筹码,先玩玩看,也不管这那的,让三个美女〔老婆〕拿一些筹

码胡乱的一押,庄家是个胖子,眼神沉稳,一看就是个有故事的人。
  胖子先说了几句话,见无人堤出异议,便让开盘手开盘。轮盘由强到弱的转

动着,直到停止,结果是有输有赢。
  几轮之后我看庄家是赢多输少,照此一天下来收入确是极高的,那么一个月

呢?一年呢?
  〔死鬼子,你姐的逼,你变着法的在中国抢,这他妈的不是找死吗?〕我恨

的咬牙切齿。
  那些来此玩的中国人呢?多是有钱人,这些人里有贪官,有腐败份子,有富

二代,有大款,也有成功人士,年轻女人多是陪同男人来的。
  〔我很悲哀,为那些个挥金如土的中国人悲哀。你们有钱了,可是你的钱来

的光明正大吗?来得问心无愧吗?〕〔鬼子在抢你们钱,你们还不知道?你们认

为那是运气吗?醒醒吧!别在冒傻气了。〕就那个胖子你以为他在那热情的招呼

你?你傻吧你,赌场不作假他早他妈的赔光了。
  死胖子在用意念之力控制转盘,丝毫不为人知,想赢就赢想输就输,一群受

害者掏钱掏得我都肉痛。
  我来是干什么的?我带美女是来找茬的。这时我听见啪的一声响,回头一看,

一个鬼子色迷迷看我那三个〔老婆〕手脚也不老实,那声响就是艳儿抽他的大嘴

巴。
  那鬼子被周围的赌徒哄笑气得哇哇大叫:〔混蛋,八嘎牙路,死了死了的,

〕他举起那肮脏的猪手,一拳头打向我大〔老婆〕艳儿的脸……
  在怎么说艳儿也是筑基之后的练丹期了,看样子对付那鬼子,还是绰绰有余

的。
  可没想到,这个贱货下流痞子,袖子里臧着浸泡过毐药的袖箭,随他一挥拳

的时候击发出去。
  艳儿想躲避已是不及,不能眼看着自已的〔老婆〕,在自已眼皮子底下,被

干掉吧?心念一动,白光闪了几闪。
  艳儿一点事也没有,过了有半分钟的样子,一声〔杀猪般〕的惨叫传遍赌场,

啊——啊——……
  那鬼子的手不见了,同时那射向艳儿的袖箭也不见了,〔战天〕迎上袖箭时

将它们完全绞碎了。
  那鬼子另一只手拨出手枪,朝着艳儿就开了几,枪,枪声让很多人仍下筹码,

躲到桌子下面,人群炸开了锅。
  子弹速度快,能快过我的神器〔战天〕吗?老套路,白光一闪子弹变成了铜

粉,还有一块被砍成肉酱的〔狗〕肉。
  这回鬼子彻底歇菜了,两只断手的伤口十分的整齐,〔狗〕血狂喷……
  又来了几个大汉,却不是冲我们来的,架住鬼子就走了,想必是处理伤口去

了。
  胖子看了我们一眼,眼中一丝狠毒的目光一闪即逝,他装着没事人似的,并

大声说:〔没事没事来,大家继续玩。
  他泛着蛇一样的眼睛对我说:这位先生,您只有一个筹码了,要不要帮你拿

去?〕我面无表情的反问:〔是不是手里有一个筹码的客人就不准下注了呢?〕

胖子道:〔可以玩,但你只能押最小的那个。〕我没理胖子。
  转盘一圈圈的转着,我有希望赢吗?许多人对我投以好奇和怜悯的目兄光,

那意思在明白不过了,就是在说:〔小子,你死定了。〕转盘还是停下来了,指

针的位置却不是胖子想要的,那是谁要的呢?当然是我修缘了。无巧不巧的是,

指针准准的指在我的筹码所放的位置,我赢了。
  赢赢赢………………不停的赢,桌面上的筹码多的往地上掉,这还不算,所

有和我在一起赌的人,都跟着我一起下注,跟着一起赢钱。
  胖子的汗从油光的脑门上冒了出来,在此过程中,我明显的感受到了,胖子

企图使用精神力控制转盘,但就他那点精神力,和我比,他也太菜菜了。
  胖子收回了精神力,我也没有精神力伤他,要弄死他,比捏死一只蚂蚁都容

易。
  胖子走了,搬救兵去了,好啊十分的欢迎,我最喜欢打群架了,噼里啪啦的,

谁打了谁很难记住。
  〔是那个胆大包天的,敢在太岁爷头上拉屎?〕一个洪亮的声音响起。
  寻声音望去见胖子带一个人高马大的家伙站在我的对面,他的周围有十二个,

黑衣人,赌场明亮的灯光照射下,他们一身紧打扮,头上套着帽子,只露出两只

贼溜溜的眼珠子。
  他们每个人的手都握着刀把,他们团团的将我围住,大有要将我砍成肉酱的

意思。操他鬼子妈的,小生我好怕啊。
  那个大块头家伙的腰间系了条上吊用的,黑色的带子,莫非他就是〔传说中

的黑带九段?〕管你他妈的谁,不把你打得你妈都认不出你来,修缘我岂不是白

跑路了?
  〔八个牙路,你是来踢场子的?识相的自已把筹码留下,滚出去。〕这狗日

的老鼠眼,早看见了三个大美女,他咧着猪嘴,露出一口东倒西歪的,长短不一

的,大粪色的大黄牙,一猪脸淫荡的叫道:〔油西油西,花姑娘大大的漂亮的干

话,花姑娘的留下,你的干活快滚,不然死了,死了的干活。〕我走了过去,将

功力提到了8层,浑身的肌肉鼓荡着爆炸般的力量,我继续前进走得很快。
  这时我听见胖子说:〔龟头小队长,这个人很厉害,不如……他抻手做了一

个砍头的手势〕那个叫〔龟头小队长〕的家伙手一挥,就听一片刀拨出鞘的声音

响起……:我一掌击出,直奔〔龟头〕小队长的面门而去,而〔龟头〕的长刀也

刺了过来,三个大美女〔老婆〕背靠背也做好了战斗准备。
  我真怕伤了三个〔老婆〕我灵光一现,何不试试我的空间戒子?
  我暗道一声〔收〕同时左手戒指对灺们一挥,奇迹真的发生了,三个美女〔

老婆〕瞬时间消失的影也不见了。
  我听见三位美女〔老婆〕高声叫道:〔〔老公〕啊,你把我们弄到哪里去了

啊?〕〔这地方好美啊,有山有水的,〕〔那是什么花啊,开得好漂亮啊,〕〔

哎呀这里的空气多清新啊,上海那什么破空气啊〕〔是啊我也喜欢这里,这里是

世外桃园吗?好美啊,我哪里也不想去了。〕〔宝贝们,咱能否先静一静,当可

知道?你们老公的手指间,还夹着〔龟头〕的剑呢。你们一吵,我一分心神,死

的可不一定就是鬼子呢,〕的确,当那锋利的长刀刺过来时,我便算准了长刀的

速度,角度,力量等等。
  我用上了,早已熟悉了的,本门秘籍里的独门步法,〔凌波微步〕身子在万

千个刀影之中游走了几步,伸手抓在了〔龟头〕刺过来的刀背之上。
  那十二个〔隐者神龟〕分十二个方位扑向我,刀锋霍霍。我早有打算,心说:

〔冰河世纪〕给我杀。
  并没有看见刀光剑影,兵器交鸣的声音,也没看见鲜血飞溅的动人场面,〔

冰河世纪〕这个宝贝有它特有的恐怖之处。
  活该〔隐者神龟〕们运气不佳,〔冰河世纪〕以超绝的速度在十二个龟孙子

身上一通乱扎,噗哧噗哧,噗哧噗噗哧,噗哧噗哧噗哧……
  我的个孩来,一点套路,招式也不讲究,看得我的寒毛一乍一乍的。
  〔我操,神器也用街头痞子打架的方式?这也太雷人了点吧?〕且不管招式

好不好看,过程不重要,重要的是结果,对吧?
  在看那十二个龟孙子,身上的衣服千疮百孔的,比我师叔洪七公的叫花装都

要破很多,啧啧,下剑太狠了,都怪我监督不到位啊。
  话说我用手指夹住了〔龟头〕队长的长刀,使其不能动弹,左手一招〔红羽

〕,顺势下劈一下砍在〔龟头〕队长的手腕上……
  没有血还是没有血,难到鬼子们都是无血禽兽?就在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极短

时间内,结果出来了,那效果是惊天地,泣鬼神。
  说时迟,那时快就见那,十二个〔淫者神龟〕被〔冰河世纪〕一阵乱捅后,

毁了黑色强盗装不说,还将他们的龟体,捅了许多透心凉式的窟窿。
  再接下来,十二具龟尸上的剑眼里,冒出来了袅袅的,犹如舞台上干冰烟的

那种烟来。
  但那不是人工制造的干冰,而是实实在在的,极寒的能量从尸体里,快速向

温暖的空气中释放形成的。
  就好似大热天,你将空调柜机的制冷开到最低时吹出的冷空气是一样的道理。
  十二个〔死龟〕一起喷干冰烟,也有了点舞台效果的意思了。如果在配上电

脑控制的激光照射,和背景音乐,那就绝了。
  一条惊慌失措的〔京巴〕一头撞在一〔龟尸〕上就听〔哗啦〕一声响,那〔

龟尸〕竟然碎了一地,极像那〔大奔〕被破砖头砸烂的档风玻璃。
  好久过去了也没一点解冻的意思。趁没化冻赶紧扫仍了,免得脏了光可鉴人

的地面。
  嗯——等以后和三位美人儿正经的过日子了,用冰河世纪冻冻鸡鸭鱼肉什么

的,还能省一台冰箱么钱。
  哈哈哈哈,这让冰河世纪知道了我有这个打算,它该作何感想呢?
  说说〔龟头〕队长吧,当〔红羽〕砍中他手腕后,虽没一下子砍掉,但是一

股红红的火苗,却钻入他的血管中。
  那火苗顺着他的血管一寸一寸的燃烧,燃烧后的血和血管瞬间化为灰烬。
  痛苦是巨大滴,手段是和谐滴,〔红羽〕生吃活拉的将〔龟头〕队长烧吃了。
  那里来的尿呋啊?回头一看见刚开始的那个胖子,站在那里,身体瑟瑟发抖,

他的裤裆处和裤腿里正放着骚气冲天的狗尿,他吓得尿裤子了。
  桌子上赢来的筹码结算成人民币为二亿八千万,这是我的零花钱,不是很多,

与那些不要脸的贪人比,我都不好意思。
  有机会去他们岛国溜达溜达,多弄点外快,〔老婆〕多了处处都要花钱啊,

买楼,买车,买钻戒,买时装,买游艇,哪一样都要大笔的钱啊。
  哎,呀呀呀三个大吴人儿〔老婆〕还在时空之戒里面呢,关久了会生气吧?

敌人劈死的劈死,烧死的烧死,一冻死的冻死,总该消停些了吧?
  打道回府,身上金卡里的那么多钱,如果让贼盯上了可不好,保不准那一天,

几个家。伙对你说:〔啊——就,就打劫〕你说我告不告诉他密码呢?
  回到公司总部,师叔说:〔公子,从你来也没好好的招待你,今天公司休息

一天,好好的给你接接风,洗洗尘。〕〔另外公司给你配备了专职文墨人员,方

便你工作,你可不要驳了我的老脸啊。〕说完意味深长的笑了。
  〔恭敬不如从命,只是让师叔破费了。〕我客气的道。〔哪里哪里,这是应

该的。〕公司对面是一家高档酒店,从店面的装潢上,就可知一般,一般员工分

几十桌,在大厅排开,师叔带我一人上了二楼的一间包问。
  艳儿,心儿,冰儿三个人在〔世外桃园〕玩的乐不思蜀,人家不愿意食这人

间烟火,天天吃花蜜,喝花露水儿。
  居说即美白加养颜,效果好的不得了,跟本不用去国外,花那个冤枉钱,又

是〔拍黄瓜,又是拉皮的,〕座下后几位十分漂亮的女服务员开始给我们上菜,

那真是山珍海味应有尽有,喝的是二百年贵州芧台酒,那酒的味道甘甜而纯厚,

酒香满屋。
  〔就一老一少吃一大桌子菜肴?〕就在我疑惑之时,师叔轻击了几下掌,门

开处走进茉两位美人儿,我的眼睛一下就睁大了。
  你道是谁?她俩个就是我来时在飞机上看到的,那两个空姐,我还偷看了人

家的眯眯,今天的一身空姐制服装,与当曰看见她俩时的俏模样是一模一样的。
  师叔老成精了,我这点心思哪里能瞒住他的法眼。他笑指道:〔怎么?大公

子与二位认识有私交?那我可不想当电灯炮啊。〕说完自己哈哈大笑。
  我说:〔我们加这次才见了两次面,哪里有私交啊,师叔您真会开玩笑哟。

〕师叔说:〔我介绍一下,他一指我道:〔这位,是我们〔长生派〕的好朋友,

龙大善人的孙子,你们就叫他龙公子吧!〕他又一指身材高挑的,唇形极美的空

姐说迶:她是小陈,名叫陈子涵,你就叫她小陈好了。
  这个姑娘姓梅,单名一个婷字,你就叫她小梅吧。以后她俩主要负责你的衣

食住行,你如果还有什么要求,可以直接和她俩说。〕〔好了我说完了〕。
  你再说一会我就馋死了,〔我抗议的说。故意的缓和一下气氛,两大美女轻

轻的笑了。〕虽说我已经不在依赖食物生存,可是也不拒绝俗界美食,这就像烧

油烧汽两用汽车,那一种能源都能提供动力。
  师叔和我们喝了几杯酒之后,就知趣的告辞了,豪华的包间里就我们三个人

了,美色当前,就像条活蹦乱跳的鱼,放在峱的身边,你说猫是咋想的?……
  猫怎么想的我知道,可鱼是怎么想的我就不好把握了。该怎l办好呢?
  就在我左思右想,拿不定主意的时候,我的灵台一道绿光闪了几闪,一个声

音响起:〔主人啊我知道你想干什么,我可以帮你的,你知管座收渔利好了〕。
  嗯这到提醒我了,我肚里的宝贝也该灵活运用才是,反贪污反浪费,物尽所

用什么时候都是提倡的。
  讲究团队精神,集体力量是正确的选择,我应,该配合才是。
  亍是我举杯对两位大美女陈子涵,和梅婷说道:〔很荣幸与你们两位美女妹

妹共事,以后还请多多关照,为表敬意,我先干为敬。〕我认为她俩也只是沾沾

唇而已,可谁知道两美女端起酒杯说了句雷死人的话:〔公子以后我俩都是你的

人了,就好比是充电器和插座的关系,你是充电器我俩是插座,你想什么时候插

就什么时候插,保证电力充足〕
?

【修练】(3)

评分:9.7加入时间:

高清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