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吴家少爷
  从江淮之际的镜湖转过来,再看看太行南麓的一处地方。
  全行省的第一大富户老吴家,在省城首府东南的九十里的东安镇上,盖有一

处长宽皆达二十多丈近三十丈,拥有六进院落和一个大场,近三十个小院的四百

多间房子的一处大宅,挂的匾额称为“至正堂”,可是当地人都管这里叫“吴家

大院”。
  “小少爷,小少爷你做什么呀!你放手,小少爷你放开我,你不要抓着我不

放,你捏得我好疼啊!”就在这所吴家大院的内宅的一间偏室之内,一名身着天

青色的对襟上襦,下身绿带子系住湖蓝色齐腰百褶裙的十五六岁小姑娘,正满脸

惊惶之色的挣扎着,被绿色抹胸包裹住的少女酥胸也在挣动中跳动着,仿佛要脱

出束缚一般。
  她的两只手的腕子都被对面张嘴喷出酒气,一脸通红的年轻男子给捉住了,

无论怎么用力也挣脱不开,身子还被那男子一撞一撞地给顶得向后一步步退去。

方才退了四五步,她的腿就撞到了后边的床榻之上,全然没有意料到的她,只惊

叫了一声:“呀~”,便向后仰倒在了床上。那名男子虽然醉醺醺地,可却是不

曾放过机会,顺势就倒了下来,压在了身下的女孩子身上,醉酒男人沉重的身躯

压得小姑娘当即闷哼了一声。他却是不管不顾地将酒味浓重的嘴巴凑过去,向女

孩的樱唇亲将上来。
  小姑娘当然是一边叫着:“少爷,小少爷你不要这样!你……不成的,你不

能这样!”一边拼命转动着小脑袋,努力不让男子亲中自己的小嘴儿。只是男青

年却不管那套,只用力地不断向身下亲吻着,还来回挪动位置,想要赶巧凑到女

孩的嘴唇上。于是,他的嘴巴便雨点般地落在了少女的两侧脸颊、鼻梁、下巴上

面。
  女孩仍然没有放弃挣扎,尽管人小力弱,双手也被按在身体两边控制住了,

可是下身的双腿却扔是不住地想要抬起,用力蹬踹身上的色魔。但是终究女子力

气弱小,年纪尚轻双腿也不够长。身上的男子只将胯部向下一移,卡进女子的两

腿之间,将她的两腿给分了开来,并用髋骨压住了她的大腿,女孩儿的两腿便也

无法再大幅度的动弹了。
  此时少女是呼救无门,挣扎无力,所有能反抗的途径也全部被压制住了。身

子连想挪动一分都是断然不能,不由得哭泣起来,泪珠儿自眼角不住滚落而出,

顺着脸蛋儿滑落到身下的褥子之上。她也不再呼喊求饶,也停止了摇动脑袋,这

一下子便让男子给逮到了嘴唇,大嘴整个儿的包裹住了她的两片樱唇,舌头在她

禁闭地嘴唇上来回的舔着,嘴巴还使劲儿地吸吮着她的小嘴,像是要把她的两片

嘴唇都给吸地肿起来一般。
  已经认命放弃挣扎抵抗的少女的嘴巴只闭了一会儿气,就因为惊惶失措跟茫

然不懂而不知道用鼻子呼吸,被迫地张开嘴巴想要喘气。正好被放开她的小嘴儿

的男子给抓住了机会,一下亲了上去,舌头伸进她的口内一阵翻搅,还逮着她的

小香舌想要缠绕着搅动。从没经历过男女情事的小姑娘,感觉到一根粘湿滑腻的

肉条子在自己的嘴里来回搅动翻滚,阵阵浓烈的酒味臭气涌进自己的鼻内口中,

只觉得十分的惊慌和反胃,全没有被挑起一丝的情欲。
  青年男人却是不管这些,只顾着自己个儿亲个痛快,这一下不肯再放开她的

小嘴的男子一口气亲了好久,直到身下女孩因为进气不足,身子发软,头脑一阵

阵晕眩,几乎要翻起白眼来的时候,他才停下了这一个长吻,让少女樱唇从自己

的狼吻下脱离。
  醉醺醺不晓得少女只是因为呼救无人,求饶不听,挣扎无力而放弃了抵抗的

男子,得意的露出了一个自以为潇洒实则猥琐淫邪的笑容,然后伸手就把他以为

被他亲得身子娇软下来的女孩上身襦衣给向两边扯开,露出被抹胸包裹着的少女

那挺翘的乳房。跟着就又是一把,把女孩的抹胸给向下扯去,少女那饱含着饱满

青春活力的酥胸翘乳就在他的暴力暴露下弹跳而出,然后摇晃着荡漾了数下,便

因为青春少女的乳房弹性足而绵软稍少而停下了。
  男人却是爱上了这弹弹的翘翘的一对奶子,伸手就抓在雪白的乳房上,用力

捏了一下。摊着双手仰躺着像装死一般放弃抵抗的女孩儿却是被这一下捏得十分

疼痛,痛得惊叫出声:“呀啊~!”声音实是清亮娇柔,在醉酒的男子耳中,比

他小时候听墙根听到父母交合时母亲那叫床呻吟之声还要好听得多得多了。
  因此兴起的他干脆把两手都捏住了女孩的奶子,搓、揉、捏、挤、压、按,

一对玉兔般的少女酥胸在他的手中不断变换着形状。因为他没轻没重的揉搓,被

他压在身子下面的女孩儿是惊叫生生,痛呼连连,后来软语哀声求饶起来,哭得

泪眼婆娑,梨花带雨,却引得男子更是淫心大作,一手不停的抓捏着少女酥胸,

另一手扯住了她下裙的带子,却是因为醉酒糊涂并且没有看着,拉错了方向,把

个活结给拽成了死扣。
  于是他便换成用力抓着女孩的裙子腰部,向下用力地拉扯,一阵胡扯猛拉,

把个少女给勒得腰几乎都要断了也没把裙子给扯下几分来。心中恼怒万分的他干

脆把两手都伸下来,捏住了少女的裙裾,想要从裙子脚那里把整条裙子给撕开扯

成两片儿。但是他吴家身为地方上有数的大户人家,便是配给丫鬟下人的衣、裳

之布料也是中上等的好货。虽然轻薄,但是却也绝不是他这样酒囊饭袋的窝囊少

爷酒色之辈,还喝得醉醺醺的家伙可以轻易撕成两半的。
  若是他没有喝多,想要撕破裙子自然很是简单,但是喝醉了的他头脑不清不

楚,只是想要把在裙裾住缝住了封边的地方给扯开,那样结实的地方他便是再扯

十回八回,也是纹丝不动的。恼羞成怒的他彻底放开了少女,起身去寻找能够把

女孩身上衣物裙子给破坏的工具。
  可是这时原本已经放弃抵抗挣扎,认命了的少女发现自己不再被直接控制着

了,内心里便重新燃起了希望之火。于是连衣襟也不掩一下,抹胸也不拉上来,

直接深深吸了两口气,鼓足了勇气,起身抖着两个大奶子便想向门口冲去。只是

她前头挣扎抵抗耗费了太多体力,身体又被男人给压了半天,活动不甚灵便,还

被不能呼吸的吻了许久。因此上这逃跑的步伐实在是缺乏速度,下了床才迈了两

步便被那边的酒鬼给发现了。
  发现了女孩想要逃跑的男子这一下就火烧上了心头,先前少女的激烈挣扎跟

反抗被醉酒后脑子不清醒的他给在内心里曲解成了不好意思的害羞矜持。他却全

没想过自己母亲跟前的这个侍女在他要肏她的时候会不愿意,此时发现这个自己

看上的小娘们儿居然想要逃走,顿时是怒火万丈,不管不顾地扑了上去伸腿就是

一脚,正踹在少女的一侧大腿上,同时还怒喝道:“你他妈的还想跑!?你个臭

贱货!”
  少女正在迈步子,被这一脚正好踹得失去了平衡,身体向另一侧倒了下去,

胡乱挥舞着双手的她本能地在摔倒时半转过身看向踢他的人,却只惊叫了半声,

后脑便重重地撞在了室内的乌木几案的一角上。厚重的硬木几案磕中脆弱的少女

的后脑,只这一下,便让小姑娘当场昏迷了过去。
  看到自己想干的丫头已经昏迷,酒醉的男子得意洋洋地走上前来,踢了踢昏

倒在地的小姑娘的身子,淫荡地笑道:“你再跑呀!你个小骚屄!”说完便伸手

拉着昏迷不醒的少女的双手,像拖死狗一般把女孩给在地上拖到了床前,然后用

力向上拉去,把小姑娘给硬拉到了床上。然后干脆不脱她的裙子,只撩起了她的

裙子,把下身里衣的亵裤给硬拽了下来,把少女柔嫩的下体给暴露了出来,看着

被两片淡淡肌肤颜色的大阴唇给向内包住,含羞带怯的小阴唇跟阴蒂,男子淫笑

着伸手用二指撑开了大阴唇,暴露出了粉红色的娇嫩小阴唇,还用中指向里轻轻

捅了一下。
  跟着,他也不再脱去少女的衣物,反正奶子跟小屄都已经暴露出来了,只是

把裙子给推到了她的腰部,露出了下身小腹跟屄穴,还有两条光滑洁白的大腿。

看这这样雪白的大腿,醉鬼忍不住上去就亲了一口,跟着便顺着大腿亲了上去,

直亲到下体小穴之处,用满是口水的嘴巴对准小屄连着亲了好几口,沾得两片阴

唇跟上边乌黑光亮的阴毛处全是他的哈喇子。
  亲过了下身,他又转过来扑在了小姑娘的上身,用嘴含住了少女的一侧乳头

狠狠地吸吮起来,同时另外一边的乳房也被他的手给抓着,搓捏揉按得实在不亦

乐乎。等又折腾了一会儿,伸手去摸女孩的下体,小屄却仍旧没有湿,只手指伸

进屄穴内部,在小阴唇处才能沾得一点点的水珠。可是这时已经欲火中烧,鸡巴

硬得生疼的他也顾不得湿还是不湿了,大不了进去时候生涩些,鸡巴动起来困难

一点罢了,酒醉的他全然没想到太干太紧会伤到自己的鸡巴,只因为他已被欲火

烧得快要失去理智了。
  男人飞快的扒下了自己身上的全部衣服,脱得那是一丝不挂,然后就趴到了

昏迷的少女身上,把嘴巴亲到了她的小嘴上用力的吮吸着,跟着又把舌头伸到她

嘴里面去乱搅,同时手也没闲着,一只手抓捏揉搓着姑娘的一个奶子,另一只手

伸到她的下体,以手指在她的小屄入口处捅来捣去,想要努力鼓捣几下,尽量有

那么一点儿的水出来也好。
  又鼓捣了几下,他便准备插进去快活了,只是连着捣了几下,都没有捅进正

地方。他干脆以手扶住自己的鸡巴,慢慢引导对准位置,然后缓慢地以龟头撑开

大阴唇,向里探去,只是身下姑娘的屄穴太紧,不用手指撑开阴唇的话,光是突

破外阴入口这一关就实在是难得很了。全神贯注的努力入侵少女小屄的他没有注

意到,他身下的姑娘已经悠悠醒转过来了,眼神也由最初的迷茫而变得愤怒,愤

怒又换成了仇恨的精光。
  不过这也不怪他,只因为他已醉得糊里糊涂,更加上先是努力找准地方,后

来又全身心投入用鸡巴突破处女小丫头的外阴防卫的“工作”当中,这短短的只

有不到十秒的变化,确实没有吸引到他的注意力。
  只是,紧接着他就不得不注意了,只因为原本还昏迷着准备承受他的蹂躏跟

奸淫的小姑娘突然伸出双手,从两侧卡住了他的脖子,用力收紧手指,死死的掐

在了他的脖颈处。手指所扼住的位置,正是往脑部供应血流的重要血管,被掐住

后惊慌失措的他在头一会儿没有反应过来,跟着就没有机会了。
  缺乏血液输送的大脑让他开始意识模糊,本就醉得有些不听指挥的手也开始

没有力气,软弱无力的想要掰开她的手指头,却是几次都没有成功。由于气管也

被女孩给掐住扼死,没有空气的他感到窒息,却误打误撞的感到一丝丝快感随着

窒息的加重传来,身子像筛糠一般抖动哆嗦了几下之后,才把龟头的前半部分撑

开阴唇钻进少女小屄之内,还没有碰到处女膜的他,居然因为窒息快感而射了,

粘稠的精液就这样一股又一股的窜进了女孩的阴道里面,然后又顺着阴唇跟龟头

之间的空隙流了出来。
  在射精之后,失去抵抗能力的他被躺在身下的少女给掐得昏死了过去,身子

软塌塌地压了下来。女孩用力地一推,他便噗通倒在了身侧的床榻上,下体的鸡

巴也自女孩的小屄里抽了出来,在这期间甩动的鸡巴龟头处沾着的精液跟马眼里

又再渗出的精液一起被甩出好远,正落在少女的嘴唇跟脸颊上几滴,还有一滴正

好飞进了张嘴大口喘气的女孩的嘴巴里面,落在了舌头之上。弄得少女连忙不停

地吐起了口水,“呸呸呸呸呸~”的连着吐了好多下。
  女孩跟着站起身来,却觉得下体处流出一些东西,顺着大腿往下直淌,低头

撩起裙子一看,直恨得怒哼出声,伸手抓过被男人脱下后丢在一边的亵裤,在胯

下抹了几把擦了几下,然后也不再穿了,直接丢到了男人身上。跟着她又恶狠狠

地朝着昏迷的男人吐了口口水,怒“呸”一下之后,又再跟着踢了几脚,看到自

己脚上穿着的绣花鞋儿,再低头摸了摸暴露出来的两个跳动的奶子,少女的脸上

露出了又是悲戚又是愤恨的神色,只是片刻之后又换成了无奈。
  在听到似乎远处的回廊有人声传来之后,少女也顾不上许多了,把被拉下去

的抹胸提了上来重新拽紧包住乳房,又把被拉开的两襟重新掖回到裙带之内,跟

着也不顾下身还光裸着只套了裙子,便一把推开房门,跑了出去。
?

【飞鸿冥冥】 第二章 吴家少爷 强奸未遂

评分:9.6加入时间:

高清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