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名异能者,也就是通常所说的特异功能人士,我可以用自己的意念控制他人的心灵,但是向来很佛系的我并没有利用这种特殊能力去为非作歹,谋取暴力,我只是很低调的开了一家婚纱摄影公司专门为那些新郎新娘拍摄婚纱照。


为什么我要干这个行业?答案很简单,因为我特别喜欢那些漂亮的年轻人妻穿着婚纱照和白色,漂亮的脸蛋上化着精致的浓妆,跟自己丈夫依偎在一起的样子。


我当然不是什么圣母婊,什么看着人家年轻小两口依偎在一起的幸福样子,自己内心也是满满的幸福感,我觉得那些都是狗屁,我不足170的身高,身体又矮又壮,一对单眼皮的眯缝眼加上难看的阴沟鼻子,长这么大都没有正经谈过恋爱,看到别人俊男美女搂在一起自己怎么可能会为他们祝福,我只是想用我的钞能力给自己找点乐子罢了。


我的摄影公司生意兴隆,从我这里走出去的顾客没有一个会说不满意的,这一来归功于我高超的管理技术,我公司里的服务员一律全是女性,一律穿着黑色的紧身女士小西服,腿上穿着肉色和黑色高跟鞋,奉行的是海底捞的优质服务态度,所有到我们这里摄影的顾客都有宾至如归的感觉。


再一个,那当然就是靠我与生俱来的控制人心的超能力了。


今天一大早,一对之前预定过的新人准时来到店里准备拍摄,这对新人女的叫陈洁,男的叫文涛站在门口的穿着黑色和肉色的服务员,看到他们就来了个90度的鞠躬,把他们迎了进去。


「欢迎光临是陈小姐是吧,之前预定过的,请问你的手机号码是……好的,没问题了,请二位现在跟我去里面挑选婚纱,您预定的是三组衣服三套照片对吧。」这位叫陈洁的新娘子皮肤雪白,身材高条,目测有接近1米70的身高,大大的眼睛,丰满的嘴唇,穿了一身名牌的衣服,手上拿着昂贵的香奈儿包包,一看就是仗着自己有几分姿色,自我感觉良好,年轻时玩累了想找个老实人嫁了的主。


那个叫文涛的男人,虽说也有一米八几的身高,但是看起来傻头傻脑,从进门开始就拿着手机不停的玩游戏,一看就是常年在家宅着,情商较低,不善社交,大半辈子没谈过恋爱,到了适婚年龄仗着家里有几个臭钱,找一个别人玩剩下的美女结婚的富二代。


我的美女服务员带着二人进了衣帽间,挑选喜欢的婚纱和礼服。


我探头往外一看,只见这个叫文涛的男人开了一辆保时捷卡宴,不愧是个富二代,年纪轻轻就开上了这样的豪车,这年头人还是真现实呀,没有一定的经济基础怎么可能娶到这么漂亮的老婆呢?又不是每个人都有像我这样的超能力。


新娘子品味还算不错,目光也十分的挑剔,她在衣帽间里转了好几圈,最终选了一件白色紧身镂空蕾丝的纯白色婚纱,新郎则是随意选了一件白色的西装配蝴蝶结穿了上去。


新娘在室里有服务员的帮助下,整齐的穿戴好了这一身纯白色的高档婚纱,婚纱是露肩的,两个镂空的位置紧紧包裹住新娘浑圆硕大的,露出新娘雪白纤细的肩膀。为了不搞脏裙子,新娘的裙子有两名服务员拖在手里,露出新娘穿着超薄白色和纯白色高跟鞋的。


两名服务员捧着新娘的婚纱,稍稍举得高了一点,露出了新娘被白色包裹的浑圆小腿,新娘的双腿非常的修长且匀称,被纯白色的紧紧包裹着当中带着一丝丝妖艳,纯白色的高跟鞋踩到地上,还发出踢塔踢塔的声响。


新娘修长的身材,雪白的皮肤,一双大大的眼睛,长长的睫毛,微微有点小龅牙,两片厚红润厚实的嘴唇微微的张着,凹凸有致的身材,文静甜美的脸蛋,上身穿了一件紧身的绿色打底衫,一看就是阿玛尼的新款。


新娘陈洁外面套了一件宽松的潮牌西服外套,下身穿了一件黑色的紧身牛仔裤,紧身的牛仔裤犹如一般紧紧的包裹着新娘修长圆润的双腿。


脚上穿了一双阿玛尼的最新款黑色高跟鞋,新娘踩着高跟鞋,慢慢的走到了摄影棚。


我看着这位模样甜美可人的新娘陈洁,是我喜欢的类型,看来今天又有乐子可以玩儿了。


我是整个摄像过程的总指挥,摄影棚里除了我还有摄影师,化妆师以及两个助理,不过除了我以外其他人都是女性,而且都穿着一水的黑色西装配上到膝盖的短裙,腿上穿着肉色和黑色高跟鞋,让她们这么穿着,一个是因为我个人喜欢高跟,另外一个原因就是看起来比较专业。


傻头傻脑的新郎文涛一进来,看到整个摄影棚里除了我一个人其他都是女的,也有些暗自奇怪。


「老板,你们这儿的员工怎么都是女孩子呀。」「女孩子做事细心,手脚麻利,我喜欢用女员工呵呵,那什么差不多咱们开始拍了吧。」新娘捧着高贵的婚纱,迈开自己被白色包裹的大腿走上了台面,跟自己的富二代老公摆着各种造型。


「新郎新娘……再挨得近一点,对对对,挨得近一点,离你老公近一点好,微微笑一下,嘴角上扬,对对对……微笑就可以了……脑袋子挨的近一点……好……123。」随着闪光灯的不停闪烁,两位新人脸上露出了幸福的微笑,虽然新郎傻头傻脑的,但是新娘却是十分美丽端庄,雪白的皮肤露出光滑圆润的肩膀紧身的蕾丝婚纱蓬松的挂在新娘脚下蕾丝束腰紧紧包裹着新娘纤细圆润的腰身。


他们摆着各种姿势。照了有十几张照片,选的都是最好的布景,请的摄影师也是最高档的。


有钱就是任性,就是爱装逼,好在我的摄影师艺术水平非常高,从角度到灯光,从衣服到背景,搭配的天衣无缝,估计这两个人到时候拿了这组照片发在微信朋友圈,这B是有的装了。


拍婚纱照的流程是先拍新娘新娘的合照,然后再分别单独拍新娘照和新郎照。


经过40来分钟的拍摄,夫妻合照已经拍完了,接下来就该轮到新娘单独拍摄了,想到这里,我的脸微微有些发红,心里头血脉奔张,热血上涌,我咕嘟一声咽了口口水。然后上去拍了拍新娘纤细的肩膀,我粗大的手掌拍在新娘雪白细腻的肌肤上,新娘顿时愣了一愣,新郎脸上仿佛也有些不好看。


「陈洁小姐,夫妻合照已经拍完了,接下来就该为您单独拍摄了,请您丈夫先出去休息一下吧,大厅里有咖啡。」「好的好的,我出去是吧,那你好了叫我,不过您这手……」新郎尴尬的笑着,指了指我搭在新娘肩膀上的手。


「哦,对不起啊,我们搞摄影的动来动去习惯了,有些唐突哈,不好意思……您出去休息休息喝杯咖啡吧,放心吧,我们会努力为您爱人拍摄完美的照片的。」「那好的……陈洁,那我先出去了,你拍好了叫我。」两个漂亮的女服务员带着新郎文涛离开了摄影棚,文涛在摄影棚外面的沙发上坐下,一个服务员立马递过来一杯热气腾腾的蓝山咖啡,这傻头傻脑的富二代穿着一身黑西装,打着蝴蝶结还真有几分帅气。


新郎翘起一个二郎腿,接过咖啡,放到嘴边轻轻啄了一口。


「这咖啡还不错,你们这个单人拍摄得多久呀?不会太久吧,我们下午还想出去玩玩呢。」「文涛先生,以我们老板的习惯,大概一个来小时吧。」「你们老板还挺厉害的,拍照片还亲自指挥,真是事必躬亲呀,办企业就得有这个劲头。」傻乎乎的新郎装模作样的对我这个老板评头论足。


我探出脑袋看了一眼坐在沙发上喝咖啡的新郎文涛,心想着待会儿发生的事情是你这个傻帽富二代新郎无法想象的,当然你也永远不会知道。


「咖啡再来一杯吧,你们这咖啡挺不错的。」


想不到这傻帽富二代还挺能喝的。


我的漂亮女服务员扭着踩着高跟鞋,又给新郎递过来一杯咖啡。


新娘陈洁此时正穿着高贵典雅的白色蕾丝婚纱,头上戴着一条蕾丝头巾,蹲在地上摆着一个造型,助手和摄影师指挥着新娘让她移动着各种位置,摆出最完美的造型,接着化妆师上前拿着粉饼,不停的为新娘补妆。


化妆师的粉饼轻轻的拍打新娘粉嫩漂亮的脸蛋与此同时,新娘正双手握着我的大腿,张着自己娇艳的红唇,大口吞吐着我的。


没错,我又用自己的超能力来给自己找乐子了,新娘戴着蕾丝手套的双手紧紧的搭在我健壮的大腿上,前后耸动着自己,粉嫩的脖子,大口的吞吐着我青筋暴露的,新娘头上戴着的蕾丝头巾,随着脖子的耸动不停的甩来甩去。


刚才我用在新娘雪白粉嫩的漂亮脸蛋上拍打了几下,用敲击新娘的额头,新娘脸上的妆稍稍花了一些,跟随我多年业务老道的化妆师,看到新娘脸上被敲打的妆都化开了,连忙拿着粉饼上来给新娘补妆。


「哈哈哈,一边给老子吹,一边补妆真是个的新娘啊,再深一点……再深一点……啊……舒服……太舒服了……深一点……再给她补补妆……补完以后我老子再用给他弄花了,哈哈哈。」新娘张开自己娇艳的嘴唇,把我的齐根没入,整根都吞了进去我的直接穿过新娘的喉咙,抵住了新娘的扁桃腺,我感觉自己的尿眼戳到一个软软呼呼的东西,应该就是新娘的扁桃腺。


新娘用嘴唇紧紧包裹着我的根部,紧接着缓缓吐出我的,她一边吐出我的一边还左右轻轻的摇晃脑袋,我感觉到一阵酥麻,想不到这个新娘的水平这么高,估计年轻的时候也是在社会上混惯了的,看来想搭上一个富二代老公口活还是得过硬啊,新娘一边摇晃脑袋缓缓吐出我的,化妆师一边拿着粉饼轻轻在新娘脸上拍打着。


「舒服,真tm舒服,太爽了,好了好了,补妆差不多了……继续给老子吹……哎呦……舒服……舒服。」化妆师补完妆退了下去。


接着,最爱拍我马屁的摄影师拿着照相机冲新娘高喊着,指挥着新娘的动作。


「新娘再深一点,脑袋再往前一点,对对对,把老板的整根都吞下去,对对,喉咙放松,喉咙放松,再深一点,整条都吞下去,很好很好,给老板来个深喉……漂亮。」摄影师拿着摄像机,啪啪啪啪地不停为新娘拍摄照片,把新娘穿着婚纱优美的动作都给拍了下来,这些照片到时候我还得发到论坛上给那些狼友们看看呢。


新娘一边耸动着脖子给我,一边缓缓地掀起了自己的婚纱,因为婚纱太过蓬松,新娘两只手都抱不起来。


此时我那几个识相的美女助手立马上前,几个人一起掀起了新娘的婚纱,接着把新娘的婚纱别进了新娘的衣领里面,新娘穿着白色的大长腿立刻就露了出来,新娘蹲在地上,高跟鞋已经脱离脚后跟,露出被白色包裹的脚踝,估计她那个丈夫做梦也想不到自己的老婆居然穿着如此神圣高贵的婚纱做着这么的事情。


婚纱里面的白色按道理应该是结婚当晚她老公才能看到的,想不到现在新娘居然像妓女一样蹲在地上弯曲着自己被包裹的脚趾,踩在高跟鞋上,如此卖力的前后耸动脖子为我,几乎每一下都是深喉。


我觉得还不够过瘾,于是我伸出双手,先是照着新娘的漂亮脸蛋,啪啪啪啪,左右开弓,抽了好几个清脆响亮的巴掌。


接着我一手拽住新娘头上的白色蕾丝头巾,另一只手抵住了新娘的后脑勺,腰杆子用力往前一挺,噗嗤一声,我的整根都插进了新娘的喉咙里,接着继续挺动我的腰杆子,奋力的在新娘娇艳的嘴巴里驰骋着,像一样操起了新娘的嘴巴。


新娘两条雪白修长圆润的蹲在地上,腿上的白色还是一双带蕾丝边的吊带,之前助理给新娘穿上这双吊带的时候,新娘就有些诧异,为什么拍结婚照还要穿这么妖艳的吊带丝啊?为什么不穿连裤,助理一时语色不能回答,还好我用了钞能力才解决了新娘心中的疑惑穿上吊带,当然是为了让新娘的时候看起来更骚更妖艳啊。


「舒服,真舒服了,太爽了,这嘴巴太爽了,比还爽啊,真是个的人妻,的新娘,啊,哈哈哈,你穿上这双白色的吊带非但不像,新娘倒是像下贱的妓女,哈哈哈,你那个富二代老公娶了你这么一个下贱的骚货,还以为娶了个天仙美女呢,之前被多少男人操过呀,跟我说实话。」新娘皱着眉头,闭着眼睛,嘴巴里承受着我的,她吱吱呜呜的回答道:「之前……咯咯咯……之前男朋友……呜呜呜……加上酒吧的……咯咯咯……再加上几个肯花钱的富二代……咯咯咯……大概有六七十个人吧。」「mlgb的,你这个骚贱货,结婚前跟六七十个男人操过呀,妈的,那你这个还能用吗?别以为你穿上这身婚纱就是新娘,在老子眼里你就是个穿白丝的妓女,哈哈哈,你这个白丝贱货,白丝妓女,下贱人妻,妓女新娘,这时代真是tmd不公平啊,有几分颜值即便被六七十个男的操过,还能嫁给个富二代,mlgb的,早年间像你这样的女的就应该去妓院当妓女,妈的,这么清纯的白色给你穿简直浪费了,原来穿过这么漂亮的白色没有?哈哈哈。」「没错……咯咯咯……我就是个穿白色的下贱女人……咯咯咯……妓女新娘……表面清纯内心骚包的贱货……这么漂亮的白色,我还是第1次穿呢……之前我跟那些富二代男朋友的时候……还有酒吧约的在酒店开房的时候……那些男人都会让我穿上黑色和肉色……咯咯咯……有一次我还穿着一双肉色的吊带在酒店里跟三四个富二代群P呢……我那个老公就是个……还以为我是个清纯的好女孩……还给我买跑车呢……哈哈哈……他就是个……老板……你的真好吃……啊……又粗又长……比我老公的好吃多了。」听到新娘的口述,原来她之前就是个混酒吧的渣女,现在玩够了想找个老实人接盘,老子最恨这样的女的,听到他嘴里说出这样的话,我更加用力地拽着她的头发,按着她的后脑勺,疯狂的挺动我的,用我的狠狠戳她的喉咙。


大量带着气泡的唾液从新娘的嘴角渗了出来,顺着她粉嫩的下巴不停的往下滴淌,唾液一大坨一大坨的从新娘的下巴挂了下来,浓稠的唾液吧唧吧唧的砸到地上,还有一些则不停的滴落到新娘穿着的纯白色吊带上。


「哈哈哈,你这种贱货瞒得过你的老公瞒不过我,从你进门的时候,我一眼就看出来就是个爱玩的贱货,现在怎么着?还想装清纯装良家女孩啊?妈的,我你……你……我你这个逼嘴……哎呀……你这张嘴比还舒服呀……真是名副其实的逼嘴……哈哈哈。」我的不停地戳向新娘的喉咙,新娘嘴里的口水越流越多,有很多都流到了新娘穿着的婚纱上,这婚纱可是我的资产,我看到这么多唾液流到婚纱上,要是把婚纱弄坏了可就折价了,这婚纱一套得10多万呢。


接着我连忙伸出手掌,接住新娘嘴里流出来的浓稠唾液,我把手里盛着的满满唾液啪的一声全都砸到了新娘脸上,然后往新娘脸上抹了抹。


此时新娘脸上的妆容已经是一塌糊涂,刚刚画好的粉嫩浓妆已经全都化开,眼圈的黑色眼影也已经被水打湿,变成两道黑色的泪痕,顺着新娘原本漂亮的脸蛋不停的往下流淌。


「化妆师化妆师……给新娘补补妆……新娘的妆都花了……老子可不想操这样一脸脏兮兮的丑八怪……给她补补妆吧。」我话音刚落,化妆师立马跑过来拿着粉饼和彩妆笔继续给新娘补妆,而我则仍旧拽着新娘盘在头顶的秀发,抵住新娘的后脑勺,毫无顾忌的奋力驰骋。


我的扑哧扑哧的在新娘娇艳的嘴里着,而化妆师则全神贯注的拿着粉饼轻轻的在新娘脸上拍打着,为这个妓女一般的新娘补妆。


而那个摄影师依旧拿着照相机咔嚓咔嚓的为新娘拍照,嘴里还不时的指挥新娘的动作。


「很好,新娘这个动作非常棒,脖子摇晃得再厉害一点,再深一点,对对对,把老板的整个都吞进去,顶在你的喉咙,顶到扁桃腺,顶到喉咙,好好好,这个姿势非常好,眼睛不要闭起来,眼睛睁开很好……123。」我觉得这样蹲着深喉还不够爽,于是我抓住新娘纤细圆润的腰身,把新娘整个人举了起来,直接抬到了旁边的沙发上,我把新娘整个人倒立着放到沙发上,新娘倒立着冲上靠在沙发上,两条被白色包裹的圆润大长腿朝天不停的左右晃动,我把新娘的白色高跟鞋脱了下来扔在了一边,接着又把新娘的白色蕾丝小也脱了下来,顺着新娘的大腿滑了下来,挂在新娘的脚踝上甩来甩去。


被脱掉,新娘粉嫩的顿时暴露在空气中,白白嫩嫩的上毛发稀疏,两片娇嫩的耷拉在两旁露出里面粉红色的穴肉,里的粉色肉芽和阴核因为身体的紧张一抽一抽的,仿佛在对我抛媚眼。


我看着新娘雪白粉嫩的微微渗出了,顿时感觉一阵心痒手欠,我伸出手掌,朝着新娘的啪的一声抽了个清脆的巴掌。


手掌拍打在新娘娇嫩的上,新娘猝不及防,冷不丁吃痛,嘴里娇喘一声,两条大腿下意识的并拢了,新娘嘴里呜呜着紧紧并拢两条大腿,新娘圆润的大腿向内弯曲并拢,不停的摩擦着,摩擦还发出细微的沙沙声。


新娘皱着眉头,满脸通红,嘴里娇喘着,还用自己的手不停的抚摸揉搓自己的。


新娘脑袋下垂到沙发边缘,一头亮丽的秀发此时已经散乱,顺着沙发边缘像瀑布一般散落下来,一直垂到地板上。


我握着自己又粗又长的用手撸动了几下,缓缓走到新娘跟前,接着我扎起一个马步,握着自己的,对着新娘倒立下垂的脑袋,噗嗤一声就把插进了新娘的嘴里。


齐根没入,一点不剩,全都插进了新娘的喉咙里,腹部的直接接触到新娘的下巴。


我挺动腰杆子,像一样操起了新娘娇艳的嘴巴。


我两条粗壮的大腿扎着马步,双手支撑在沙发上,先是缓缓的挺动自己的腰杆子,又粗又长的不停的在新娘的喉咙里着。


接着速度越来越快,我扭动着腰杆子,不停的在新娘嘴里噗呲噗呲地着,新娘被我插的喉咙里不停的哽咽,含着的嘴里不停的传出呜呜呜呜的声响,新娘被我的插的呼吸困难,勉强从嘴巴和的缝隙呼吸了几口,接着居然从嘴角吹出了一个大大的气泡,唾液形成的气泡渐渐变大,然后啪的一声破裂了,如此淫糜的景象看得我血脉贲张,我更加用力的挺动自己的腰杆子往新娘的喉咙里插去。


大量带着气泡的浓稠唾液从新娘的嘴里流出来,顺着新娘粉嫩漂亮的脸蛋往下流淌,一直流到新娘下垂的头发上,新娘的脸蛋顿时被我搞得一塌糊涂。


我看着新娘呼吸急促,眼泪和口水顺着新娘漂亮的脸蛋四散流淌,差一点就要窒息了,于是我滋溜一声暂时抽出自己的,抽出来的时候还拖出了一条长长的唾液丝线。


我用敲打了几下新娘的额头,把这条唾液丝线全都挂在了新娘的脸上。


接着我左右开弓,啪啪啪啪照着新娘粉嫩的脸蛋抽了好几个清脆响亮的大巴掌,新娘脸上挨了巴掌,肾上腺素大量分泌,喉咙的耐受力也顿时增强了。


我再次握着挺动着腰杆子,扑哧一声插进新娘的嘴巴里。


我双手握住新娘的被包裹的脚踝,上下扭动着自己的腰杆子,旋转着自己的,硕大的在新娘娇嫩的嘴巴里横冲直撞,左右摇摆,感觉舒爽无比。


新娘嘴里的唾液越流越多,把新娘的整个脸都糊住了,粉嫩漂亮的脸蛋被弄得一塌糊涂,尤其是眼睛周围画着的浓重眼影已经彻底化掉,变成几道黑色的泪痕,在新娘倒立着的脸蛋上顺着新娘的额头渗了下来。


接着我双手紧紧抓住新娘被包裹的脚丫子,张开嘴巴含住新娘的脚趾不停的吮吸舔弄,此时我也已经血脉奔张,热血上涌,心已经到了嗓子眼儿,如此倒立的深喉是我最喜欢的动作,基本上没有几个女人可以承受如此深重的淫虐。


我扭动着腰杆子,继续在新娘嘴巴里了几下,感觉时机已经差不多,接着我扑哧一声抽出,抽离的时候再次带出一条又粗又长的唾液丝线,丝线从新娘的嘴巴里拉出来,顺着新娘高挺精致的鼻子挂到了新娘的眼睛和额头上。


接着我抓起新娘的一缕头发,把头发当做卫生纸一样裹在自己上擦了擦,把上面的口水擦干净,准备玩下一个动作。


「不错不错,哈哈哈,真是一个合格的妓女新娘……居然能承受老子这么深重的……老子的都快到达你的胃里了吧……哈哈哈哈……站起来蹲到地上吧,老子要试试你的,看你这对大玩舒服不舒服,像你这样的臭估计肯定干过这种事儿吧?连4P都玩过,对你来说肯定也是小菜一碟儿,哈哈哈。」「没错,我早就玩过了,以前在大学读书的时候就给我那个帅哥男友做过推胸了。」「这么深重的深喉你给你那个富二代老公做过没有啊?还有你这对大,有没有给你那个老公做过推胸啊?」新娘抹了一把嘴边的口水,开口喃喃对我说道:「没有……从来没有……我跟我老公用的都是最普通的姿势……我才不想在他面前破坏自己的形象呢……那个还以为他是我的初恋呢……我跟他结婚也就是图他有钱……不然谁会要这么一个大傻子呀……酒吧里帅哥有的是……我只会为那些帅哥小鲜肉们做深喉……做……那个老公想都不要想。」「哈哈哈哈,从你进门我就看出来你就是个绿茶婊,心机婊,反差婊,哈哈哈,老子最喜欢操的就是你们这种不要脸的反差婊,快点跪到地上吧,用你的大给老子推推胸,试试你的技术怎么样。」新娘缓缓的掀起了自己的裙子,慢慢的蹲到了地上,两条被包裹的圆润大长腿并拢在一起,高跟鞋已经脱离脚后跟,露出被包裹的脚踝,5根脚趾仍旧踩在高跟鞋上,脚后跟露在外面,看起来非常的。


接着新娘缓缓的拉下自己的把拉到腰间,一对有如小白兔一般的白嫩双乳顿时跳了出来,在我眼前晃来晃去,新娘的乳房雪白圆润,乳型非常好,乳头还是粉红色的,两颗有如菩提子一般的粉嫩乳头点缀在白嫩柔软的乳房上,娇艳欲滴,犹如画龙点睛之笔。


此时我的已经坚硬如铁,青经暴露,向上高高竖起,硕大的火红油亮。


我挺着又粗又长的走到新娘跟前,先是伸手开始揉搓新娘雪白柔软的乳房,新娘柔软的乳房在我的手里变成各种形状,白嫩的皮肉从我的5个手指缝隙中被挤压了出来。


接着我又揪住新娘两颗粉色的乳头像揉QQ糖一样开始用力揉搓,然后揪住乳头用力的向外拉扯,新娘感到乳房受痛,闭着眼睛皱着眉头呜呜娇喘了几下。


接着我就把已经硬的像铁棍一样的搭在了新娘的乳沟上,新娘心领神会,立马端着自己一对白嫩的双乳用力的包裹住了我的,开始上下推动。


我的感受着新娘白嫩柔软的乳房紧紧的包裹着我血脉贲张的,感受着新娘肌肤细腻的触感和体温,顿时浑身酥麻,舒爽无比。


新娘用自己的手掌死命的挤压自己柔软的乳房,原本圆润的乳房被挤压成了椭圆形,紧紧包裹着我青筋暴露的,卖力地上下推动。


这种感觉虽然没有来的刺激,但却非常的舒适受用,仿佛为做一般。


新娘双手紧紧按压着自己柔软的乳房,我感觉还不够紧,于是伸出双手压在新娘的手掌上,跟新娘一起挤压这对有如小白兔一般雪白柔软的。


新娘的乳房已经彻底挤压到变形,两个粉色的乳头已经触碰到了一起,我用两根手指同时揪住新娘的两个乳头,看着新娘乳房变形成这个样子,我莫名感觉有些好笑,张嘴哈哈笑了两声,接着挺动自己的腰杆子像一样在新娘的乳沟里着。


我紧紧按压着新娘的乳房,柔软细腻的肌肤紧紧的包裹着我的,强烈的舒适感让我差点射出来。


接着我伸手轻轻的掐住了新娘粉嫩雪白的脖子,抓住新娘的脖子助力,更加用力的挺动自己的,滋溜滋溜的在湿滑的乳沟里着,这种舒适感简直已经超过了的感觉。


新娘两条被包裹的圆润长腿蹲在地上看起来有些吃力,圆润的大腿上肌肉已经紧绷,原本匀称的大腿此时看起来轮廓和线条更加明显了,新娘的脚丫子已经彻底脱离脚后跟,只有几根脚,费力的踩在高跟鞋上,弯曲的脚丫子绷紧着脚上的,让看起来更加丝薄了。


脚丫子上青筋微微有些勃起,透过薄如蝉翼晶莹剔透的可以清晰的看到新娘雪白脚背上的血管。


新娘就这样死命的挤压自己一对柔软的乳房,我这掐着新娘的脖子不停地挺动自己的腰杆子,继续像一样操着新娘的乳沟。


「爽……太他妈爽了……太舒服了……这对大真是天生的材料啊……哈哈哈……这么多男人都试过你的,唯独你那个老公没试过……现在还像傻子一样在外面喝咖啡呢……还说老子的咖啡好,这咖啡是在淘宝上20块钱三斤包邮买的,哈哈哈,真是个不懂装懂,装模作样的富二代呀,酒吧里的那些帅哥小鲜肉,还有你大学里的那些富二代,都可以随意享受你的,唯独你那个老公不行,想想真是可悲可笑啊,哈哈哈。」「好了好了,差不多可以了,老子要试试你这个被几十个男人操过的是个什么味道,哈哈哈,谁想到穿着这么高贵漂亮婚纱的一个新娘,年轻时居然是这么放荡的一个贱货呀,哈哈哈,不过现在的女的有几个不是这样的呢?


老子来尝尝你的是个什么味道,给我到沙发上躺着去。」新娘躺到沙发上,缓缓的张开自己的双腿,被包裹的双腿摆成一个M字造型,雪白光洁的和儿彻底暴露在空气中,两片湿润的向两边打开,仿佛两扇粉色的门一样,粉嫩的上毛发稀疏,非常的白净,被包裹的大腿立在两边,露出里面粉嫩的穴肉,看来新娘的还是相当的敏感的,穴肉不停的颤动,一抽一抽的仿佛在对眼前的我抛媚眼。


我缓缓的走上前,双手,住新娘被包裹的大腿揉搓了几下,然后蹲在地上张开我的嘴,一口就含住了新娘粉嫩湿润的开始舔弄起来,我吸溜吸溜的大口吮吸新娘的,还伸出舌头不停的扫动新娘的肉芽和阴核,舌头快速的扫动新娘的敏感部位,新娘此时已经满脸通红,胸口不停起伏,大口喘着出气,小白兔一般的双乳挂在胸前也是不停的颤抖,嘴里忍不住传出声声娇喘。


我双手用力的抓住新娘的大腿向两边用力的掰开,大口的吮吸新娘的,一边吮吸还一边快速地左右摇晃脑袋,我的嘴唇不停的在新娘敏感很嫩的上游走着。


新娘的娇喘声越来越激烈,她下意识的伸出自己纤细的手掌捂住自己娇艳的嘴唇,不想让娇喘声太过明显。


我继续用熟练的功夫舔弄了几下新娘的,我看着新娘的已经足够的湿润,于是我站起身来,伸出手掌,啪啪啪轻轻的拍打了几下新娘的,手掌拍击到新娘的部位可以听到明显的噗呲噗呲的水声。


接着我双手抱住新娘穿着的修长圆润的双腿,把新娘的双腿扛到自己肩上,然后俯身上前,张开嘴巴轻轻的含住新娘粉色的乳头吮吸了几下,舌头灵活的在新娘粉色的乳晕上打转。


新娘的身体变得更加敏感了,上的也越来越多,流淌出来的把的根部都给渗透了。


接着我一手搭在新娘的腿上,另一只手握着自己的,用凑到新娘粉嫩的处摩擦了几下,顶到上下扫动,吧唧吧唧噗呲噗呲的水声非常明显。


新娘子时也已经微微闭上了眼睛,皱起了眉头,两片娇艳的嘴唇微微的张着,嘴里难以抑制的发出声声娇喘。


我抱着新娘圆润修长的大腿,把双腿扛在肩头,紧接着腰杆子往前一挺,又粗又长的自留一声,就插进了新娘的里,温暖湿滑的血肉顿时紧紧包裹住我的我感到舒适无比,新娘的血肉非常的紧实,紧紧的包裹住我的,壁的褶皱非常多,随着我轻轻的肉壁带来的强烈摩擦感,让我刺激到了极点,我齐根没入,全都插进了新娘的里,顶到了新娘的子宫,戳到子宫的时候,新娘仿佛也感觉到了强烈的刺激,新娘的肉壁猛的一收缩,仿佛有一道吸力紧紧的吸住我的,这强烈的舒适感好像有一条鲤鱼正张着嘴轻轻的咬动我的。


我双肩上架着新娘的大腿,扭动自己健壮的腰杆子,开始奋力的在新娘湿润紧致的里着,我做梦也想不到新娘漂亮端庄的外表下,的肉壁褶皱居然这么多,简直就是天生的肉便器,男人的福音,我又粗又长的扑哧扑哧的在新娘的里进进出出,每一下都是齐根没入,直接顶到新娘的子宫我一边新娘的,一边还把新娘的脚趾含在嘴里不停的吮吸舔弄,新娘脚趾上的被我的口水彻底浸透了,原本晶莹剔透的超薄变得更加透明了,透过可以清晰的看到新娘脚上涂着的指甲油。


我挺动着腰杆子,的速度越来越快,越来越用力,像砸夯一样啪啪啪啪的撞击新娘的,激烈的动作让新娘腿上的有些微微的脱落,一大截退出新娘的脚尖,挂在新娘的脚趾上甩来甩去,看起来既又狼狈,我继续扛着新娘的大腿奋力的在新娘里驰骋着,新娘脚尖上挂着的那截脱落的不停地随风飘摆,左右甩动,看起来淫糜至极。


接着我俯身向前,身子用力的往下一沉,用力的往下压新娘被包裹的双腿,新娘的膝盖已经压到了自己雪白的乳房和肩膀上,我从上往下像砸夯打地基一般吧啪啪啪的砸在新娘的上,又粗又长的齐根没入,一下一下的顶撞新娘敏感的子宫,腰杆子不停的上下左右疯狂扭动,粗长的在新娘湿润的里横冲直撞,四处搅动,新娘的上已经是横流,水流如注,顺着新娘雪白圆润的不停往下流淌。


「舒服……啊……好舒服的……太舒服了……想不到看起来这么清纯可爱的年轻新娘……里褶皱居然这么多呀……真是天生的肉便器……天生的……哈哈哈……怪不得玩过这么多富二代帅哥小鲜肉……妈的……原来是个名器呀?……哈哈哈,这绝对是过的最爽的,摩擦力真TM强……啊……你那个老公一看就是个,估计他的时候几下就射了吧,是不是?」「啊……舒服……你顶到我子宫了……你顶到我子宫了……没错……我老公就是个废物……在我身上超不过10秒钟……白白浪费了我这么舒服的……我就是靠着有这么舒服的一个才勾搭到这么多富二代……大学里每个男朋友都是帅哥……我今年28岁了……还能在酒吧里钓到那些十岁的帅哥小鲜肉呢……跟他们那才叫爽……每次都操到我好几次……啊……舒服……舒服……现在玩儿够了……啊……想找个老实人嫁了……看到那个又老实又有钱……就委曲求全跟他结婚算了……舒服……子宫好刺激……啊……顶的我的子宫好舒服……用力顶我……用力操……我用力干……啊……舒服!」「哈哈哈,果然不出我所料,果然是一个表里不一的反差婊啊,在老公和他父母面前装的像清纯良家女孩一样,背地里天天去泡酒吧勾引帅哥小鲜肉吧,哈哈哈,我要你……你……来……转过来……把翘起来……老子要的大。」接着我把新娘整个人翻转过来,我用手抓住新娘雪白圆润的腰身用力往上一提,然后再往新娘的后腰用力往下一按,新娘子圆润硕大的就朝着我高高撅了起来,新娘被包裹的修长双腿整齐的并拢在一起,朝天高高撅着自己圆润紧俏的大,粉嫩的和儿上的褶皱清晰可见,被我一览无余。


我伸手抓着新娘圆润的大用力揉搓起来,新娘紧致的在我的手里变成各种形状,紧接着我展开双手,左右开弓,朝着新娘雪白的大上啪啪啪啪抽了好几个清脆响亮的大巴掌。


随着巴掌的抽动,新娘的上荡起一阵阵臀浪,雪白的臀肉不停的抖动。


接着我伸出两根手指,用指尖在新娘的上轻轻揉搓了几下,然后扑哧一声就把两根手指都插了进去,手指齐根没入,一直到手指的根部,我感觉到指尖已经触碰到新娘的子宫了,接着我一手揉搓着新娘的雪白,另一只手手臂用力噗嗤噗嗤地在新娘的里抠挖搅动起来。


新娘被我用力的抠挖刺激的惊声尖叫,娇喘连连,声音已经接近嘶吼。


大量的从新娘的里渗了出来,顺着新娘被包裹的大腿不停的往下流淌,此时新娘大腿根部的已经被给浸透了。


我继续抠挖这新娘的,噗嗤噗嗤吧唧吧唧的搅动声在房间里环绕着。


看着新娘横流的,穴肉已经被我的手指挤到了外面。


我见时机已经成熟,接着我握着自己又粗又长的,在新娘后面扎起一个马步,准备插入。


已经硬得像一根铁棍,青筋暴怒,火红油亮,我先是把插进了新娘的里微微地抽动了几下,紧接着腰杆子突然往前用力,噗嗤一声整根都插进了新娘的里。


「啊……」


整根齐根没入,直接顶到了新娘的子宫,新娘猝不及防,敏感湿润的突如其然地被插入,顿时一声尖叫,尖叫过后,新娘张着红润的双唇便是一阵娇喘。


我用力的抓着新娘高高撅起的大白不停地揉搓着,腰杆子用力的往前挺动开始疯狂的,新娘早已水流如注的,粗大的不停的在粉嫩的里进进出出,结实的腹部撞到新娘圆润紧致的的发出啪啪啪啪的清脆声响。


接着我俯身上前伸出双手开始揉搓新娘一对柔软圆润的。


我不停揉搓挤压着新娘的,还用手指揪住新娘粉色的乳头用力的向外拉扯着。


新娘里承受着的疯狂,乳头还被死死地揪住向外拉扯,强烈的刺激让新娘嘴里顿时一阵浪叫,脑袋开始疯狂地左右摇晃,摇晃得像拨浪鼓一样,一头亮丽的秀发不停地随风飘摆。


一大截退出来的挂在新娘的脚尖甩来甩去,新娘雪白的脚趾因为紧张和刺激用力的卷曲着,褪出来的在脚尖不停甩动,看起来狼狈至极。


新娘继续尖叫了几嗓子,语气已经接近讨饶,我才缓缓地松开了新娘的乳头。


接着我双手抓着新娘,柔软圆润的腰身疯狂的挺动自己的腰杆子,用力的撞击新娘圆润大白,结实的腹部啪啪啪啪撞击到新娘的上,新娘的顿时向前荡起一阵阵臀。


接着我再次左右开弓,朝着新娘的大白啪啪啪啪抽了几个清脆响亮的巴掌,新娘的被巴掌抽打过,顿时变得一片红润。


我继续一手揉搓新娘的大白,一手抓着新娘,雪白的腰身,挺动着腰杆子粗大的继续在新娘湿润粉嫩的里疯狂驰骋着,啪啪啪的撞击声不停的在房间里面环绕,新娘被我的浪叫连连,疯狂的摇晃着自己的脑袋,一头秀发此时也变得凌乱,随着脑袋不停的甩来甩去。


新娘里已经四散横流,扑哧扑哧的往外飞溅,大腿部位的已经彻底被给浸透了,原本就是超薄的,变得越发透明了。


怎么样啊……你这个骚货新娘……从后面爽不爽呀……哈哈哈……我…………烂你的……对了……还没试过你的呢……你之前有没有跟人过呀?儿有没有被人插过?哈哈哈。」「有的……有的……还真被你说着了……就在前几天我刚从酒吧里认识了一个20岁的小帅哥……没说几句话就去酒店开房了……啊舒服……那小帅哥的又粗又长……就喜欢干我的儿……那还是我第1次呢……啊……他用他的干我的儿……生生把我干到了……我还骗我老公说是去参加同学会了呢。」「……真是个不折不扣的淫娃啊,老实人可真惨呀,骗自己未婚夫说是去参加同学会,背地里居然去找小鲜肉到酒店,你老公做梦也想不到自己看着这么清纯,这么有文化的妻子,居然会跟一个20岁的小男孩在酒店玩吧,哈哈哈,你这个骚儿,今天我也来操的儿,试试你的儿爽不爽,你这个喜欢的妓女新娘,哈哈哈。」接着我扑哧一声,把从新娘的里抽了出来,接着我微微的站起身子,握着自己的,把火红油亮的对准新娘娇嫩的儿一点一点的就挤了进去,新娘身体忍不住的一阵抽搐发抖,雪白的身躯开始激烈的扭动起来。


新娘的儿非常的紧致娇嫩,随着的插入,新娘的嘴里忍不住发出一阵阵浪叫,叫声非常尖锐。


我把硬生生的挤进了新娘娇嫩的儿,再往前的话感觉稍稍有些干涩,于是我呸呸朝和的接缝处吐了两口口水,有了口水的润滑,的插入也变得稍微顺利了一点。


接着我身体往下一沉,噗嗤一声,大半截就插进了新娘的儿里,新娘满脸通红,脑袋更加用力的左右甩动摇晃,嘴里连连讨饶。


我为了让新娘放松一点,同时也为了让自己更好插入,我俯身上前,轻轻的抓起新娘一对圆润的轻轻的揉搓,手法相当温柔且灵活。


接着我还用两根手指快速的扫动新娘敏感的乳头,新娘的乳头在我的骚动中变得勃起坚硬了,温柔的手法让新娘的身体稍稍放松了一些,扭动抽搐也没有那么激烈了。


紧接着我身子再次用力往下一沉,滋溜一声,整根就全都插进了新娘的里。


整根齐根没入插进新娘的儿,强烈的刺激和疼痛让新娘不住的连声浪叫起来,雪白柔软的腰身开始疯狂的扭动抽搐起来,我上前紧紧地抱住了新娘雪白的身躯,用力揉搓新娘一对柔软雪白的,我用力的按住新娘腰杆子,缓缓的开始挺动。


又粗又长的开始慢慢的在新娘敏感娇嫩的里起来。


随着的不停,新娘的儿也慢慢开始适应了。


身体的抽搐抖动和挣扎也没有刚才那么激烈了。


我渐渐的加快了挺动的速度,紧接着速度和力道越来越快,像一样操起了新娘的儿。


【完】

异能者与新娘

评分:6.0加入时间:

高清资源